电车被“骂惨”,宝马接“私活”?


2018年,一组宝马iNEXT概念车的官图被好心人“无意”泄露在网上,瞬间引发全球网友热议。

原因是宝马出人意料地为这款车配备了品牌史上尺寸最惊人、造型最夸张、内涵最丰富的肾形进气格栅。

宝马前脸有两个“腰”,并不稀奇。毕竟宝马从1933年就开始这么做了。不过,明目张胆地挂这么两个显眼的包“肾”,猪八戒吃人参果确实是第一次。

就像之前宝马在设计风格上的每一次重大改变一样,这次的“双肾Pro Max前脸”也受到了车主、车迷、朋友以及吃瓜群众的诟病。大鼻孔,大板牙,龅牙,土拔鼠,小精灵鼠,大家调侃宝马前脸设计的热情不亚于蔚来车主给NOMI起的名字。

但社会的热闹并没有影响宝马大规模推广“肾肾Pro Max前脸”的决心。之后,宝马量产车前脸的肾的尺寸,无论是电车i4、iX、XM,还是M4 M3的运油车,都大到Max几乎装不下。

在旗舰纯电动行政级轿车i7上,宝马将“大而好”的设计理念推向了大气。为了进一步提高前脸的“肾产量”,i7把原本属于前车大灯的空空间分割出来,让给了进气格栅。事实上,i7的大灯已经和“大”字扯不上关系了。充其量只能算是“光带”。

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下一款纯电动车i5可能前脸没有灯,只剩下两个光秃秃的肾。

还好宝马没有这么做。

在纯电动i5上,宝马减小了双肾格栅的尺寸。在这背后,宝马设计团队在进气格栅的尺寸上达成了新的共识:高端车型继续使用“双肾Pro Max”,有度量的车型使用内敛、低调、更容易接受的“双肾”。

那么,是什么因素推动了一向自我审美不可动摇,甚至有点偏执的宝马在设计方向转舵呢?

一家未披露但很棒的宝马子公司浮出水面。

它被称为“秘密智囊团”BMW Designworks,宝马设计工作室。

幕后推手

说到宝马设计,你应该听过以下一两个名字:

弗里茨·菲尔德(Fritz Fielder),弗里茨·费德勒(Fritz Fidler),他的宝马303是第一款采用双肾格栅设计的宝马车型;

威廉·霍夫迈斯特(Wilhelm Hofmeister),宝马经典设计“霍克斯霍恩弯道”的创始人威廉·霍夫迈斯特(William Hofmeister);

克里斯·班戈,Chris Bangle,不用说,他是颠覆传统宝马的天才设计师,也是Bangle-butt的创始人。我这一代人的宝马记忆里有他的影子;

Adrian van Hooydonk,霍Etonk,现任宝马集团高级设计副总裁,伪鼻孔爱好者。

查克·佩利(Chuck Pelly),查克·佩利(Chuck Pelly),Designworks的创始人,是世界知名的座椅、汽车和交通工具设计师。等等,这位大哥是谁?往上看,他可能连宝马编制都没有。

其实查克·佩利在宝马的身份比较特殊:不是员工,但比员工强。

1972年,Chuck Pelly和其他两位设计师在马里布峡谷成立了Designworks USA,这是一家全球性的创意咨询和设计公司。2015年,公司更名为Designworks。作为一家不知名的设计公司,Chuck Pelly早期只服务过两家客户:Hester和Otis电梯。

1986年,在工业设计领域声名鹊起的Designworks收到了查克·佩利先生命运的齿轮——宝马8系(E31)设计的汽车座椅概念清单,从此正式开始转向。

宝马8系(E31)

为宝马画完座椅后,赚了大钱的Designworks搬到了离新锐艺术线更近的纽伯里公园,开始接到诺基亚、康柏、西门子、阿迪达斯等大公司的设计订单。

1991年,财大气粗的宝马花重金收购了Designworks的多数股权。1993年,Designworks作为宝马的子公司开始了宝马3系(E46)的设计项目。

两年后,宝马完成了对Designworks的全资收购。同年,著名艺术家Designworks大卫·霍克尼画中画,在工作室里画出一辆宝马艺术车——宝马850CSI。

很快,Designworks因其不受宝马内部条条框框限制的外部自由视角,在创新车型的设计研发中被委以重用的重任,比如大家熟知的宝马Z4和SUV车型X1、X3、X5;电动车是i3和i8概念车;跑车M8有Designworks团队深度参与的痕迹。

然而,Designworks最“离经叛道”的作品是GINA概念车(geom try and functions in“N”adaptations,几何函数的N个变体)。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邀请全球宝马粉丝的老朋友chris bangle,又名性感数学家、火焰燃烧面和怪异屁股粉丝。

2008年,事业进入倒计时阶段的克里斯·邦格(chris bangle)为宝马集团留下了最后一份礼物:吉娜。

这是一款直到今天技术都无法支撑量产的真正概念车。车体没有钢、铝、碳纤维,取而代之的是无缝光滑的纤维布。柔韧的蒙皮面料让车身随着内部的弹性骨架无限拉伸,设计师可以随意改变汽车的外形,直到成为他心目中的理想类型。

GINA概念车深刻展现了克里斯·邦格眼中未来汽车的精神气质:柔软但硬朗。

柔性蒙皮和弹性骨架的结合不仅启发了当时Z4的设计语言,也回答了一个探索性的问题:不使用金属冲压工艺制造汽车是否可能?

第一代Z4(E85)

答案是肯定的。

不幸的是,在GINA概念车完成后,chris bangle离开了宝马,GINA的精神自然传递给了最能引起chris bangle共鸣的集团子公司Designworks。

这种精神让Designworks对BMW i电动品牌的设计理念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我今天还记得,2011年,我第一次看到汤姆·克鲁斯在电影《碟中谍4》中驾驶宝马Vision高效动态概念车在街上行驶时内心的震颤。

当然,更让我震惊的是,两年后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宝马真的量产了大屏幕上的概念车。

通向世界的天线

像宝马的内部设计部门,画新车其实只是Designworks工作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很小的一部分。Designworks的大部分工作重点是作为一家创新咨询机构,从非汽车行业的外部合作伙伴那里汲取养分,为宝马集团开拓新的设计视野,形成对大公司高端出行、品牌差异化和创新的新认识。

简单来说,Designworks是宝马集团的千里眼和耳朵,也是宝马集团走向世界的天线。

因此,你会看到Designworks服务的客户非常多样化:Embraer 空、维珍大西洋空、长荣航空空、惠普、星巴克、可口可乐、柯尼卡美能达、约翰迪尔反铲挖掘机、巴伐利亚游艇、IONITY充电站、邰方厨具和CRRC。涵盖座椅家具、飞机、地铁、自行车、船舶、体育用品、空出租车(电动垂直起降)、农林机械、超级高铁等多个行业。

Designworks反馈宝马集团最常引用的案例之一来自全球航空空行业。

我们知道,航空空公司的头等舱或商务舱是一个非常私密的空房间,它的作用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为乘客提供尽可能丰富舒适的体验:睡觉、吃饭、阅读、娱乐、工作。设计头等舱座椅是一个复杂的大工程,是人机工程学、娱乐学、交互学甚至心理学的跨学科应用。

在为不同航空公司空公司设计一流娱乐系统的过程中,Designworks学到了很多服务高净值人群的专属招数,并将其中的一些经验运用到了Series 7的第二排娱乐系统:巨大的屏幕、更高的屏幕分辨率、更沉浸式的立体声音响等等。

虽然在今天的中国,一辆车拥有一台冰箱、一张沙发、一台大彩电并不稀奇,但也只能算是标配。但是在欧洲,这三种配置的车都是相当高级的。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Designworks在中国扎根后向宝马提供的“神秘的东方建议”。

比如听取国内大量用户的意见,加入“眼睛”的细节,让宝马智能私人助理在车内的形象更加具象,加深与车内成员的互动和交流。

在我看来,目前车内交互情感最成功的体现是蔚来NOMI,它的厉害之处在于它落在了一个带有虚幻情感的物理实体上。

其次,宝马这个根据用户指令大小和亮度不同的发光球体,之前没有任何亲近感,只有科技感。如今眼睛的加入,在亲和力和技术上取得了平衡。

其他案例还包括将中国传统工艺,如晋松、张荣、大齐等与前瞻性材料相结合,融入宝马量产车;为纯电动汽车i5 C立柱上的数字“5”提供独特的蓝色背光。

写在最后

第一次听到BMW Designworks,我会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宝马的设计部门。

刚接触宝马Designworks的时候,我会把它当成宝马集团的“副业”。没想到赢的气多,赚的钱也多,主要是给公司立功老兵和前部长找个位置。

这两种“预设认知”都是单纯思考宝马后的误解。事实上,宝马一直都想清楚了Designworks的意义和作用:一个远离公司日常流程和运营的严峻考验的子公司,一个让设计理念得以萌芽和茁壮成长的创新平台。

他们都很好。

但是,我更愿意把Designworks理解为宝马的“仰望月亮的人”。毕竟懂得抬头望月的人,在地上捡起六便士也不会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