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成不了AI时代的iPhone,但这样的奇葩应该多一些

未来的科技可能几乎看不见。

Humane的创始人、第一代iPhone设计师伊姆兰乔德里(Imran Chaudhri)用上述文字描述了他对未来科技的想象,并付诸行动。

爱品就是这种设计理念的产物。四天前才正式发布,让人们在争论中重新洗牌智能产品的定义和未来发展。甚至有人将其贴上“颠覆智能交互模式”的标签,认为这款产品将在不久的将来取代陷入开发疲劳的大屏手机。

关于爱拼的激烈争论,让我想到了它本身的能力。带着“能否取代手机”的疑问,我又看了一遍这场“简陋”的发布会。

没有花里胡哨的片段,华丽的表演,明星的平台,只有一对情侣和几款产品,没有背景音乐的纯人声介绍,让人更专注于产品和技术本身。

当然也有观众最喜欢的翻车瞬间:艾品谎报了4月日全食的最佳观测点,还算错了一把杏仁中的蛋白质含量。

抛开外界干扰,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目前的答案:“爱拼不会也不可能取代手机。」

形式是个大问题。

第一次在网上看到宣传图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在哪里见过这个东西,直到看到了RODE无线充电,真相才大白。

“便携”是爱品在佩戴方式上最大的特点。就像平时使用Rod无线麦克风,当你真正进入生活的场景,你会很容易忘记它的存在,但这仅限于使用的过程,因为手机会比AI Pin高出一个维度。

虽然可以更换不同的配件来满足不同的佩戴需求,但是无论多低的磁引力都会给人一种“随时脱落”的不安全感,更何况几乎每次取放都要双手配合才能完成。

凭借“取而放之”的优势,对比之下发现手机已经完全胜出。

无感佩戴是爱品的另一个宣传点,但有条件。

艾品穿图。图片来自:from

但是看34.2g的重量,绝对是一个非常轻量级的设备,但是不能和手机比,因为爱拼不在你手里。夏天一个人穿t恤,在胸前贴一个这么重的显眼方块,会把精心挑选的衣服拖变形。

在找到更薄的量产材质之前,爱拼更适合秋冬搭配外套限制使用。

如果你有背包旅行的习惯,你需要格外小心。拿起和放下背包都可能随时碰到AI Pin。“没感觉”在这里似乎是一个负面的描述。

用四种交互方式缩小使用场景。

“声音”、“触摸”、“手势”、“投影”是爱品的四大核心交互方式,差异化的特性也是由这四项组成的。

语音覆盖了爱拼的大部分人机交互场景。与现有的汽车、手机智能助手相比,AI Pin无需触发关键词即可通话,只需按下触摸板即可。暂且不谈这种致敬和祈祷。“语音”本身并不适合大部分公共场合。

互联网时代,人们特别注重“隐私”。大家宁愿贴一张影响画质的防窥膜,也不愿在沉默中锁定自己的信息。他们不希望手机短信在地铁和公交上被别人窥探,更不希望安全验证码和工作机密被窃取。

这款大多需要语音交互的产品,因为存在“隐私泄露”的风险,似乎完全将公共场所从适用场景中剔除。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语言传递信息的过程是线性的,也就是你可以忽略信息泄露的风险,但是相比视觉浏览的跳过阅读,纯语音的信息传递效率更低,你只能等到AI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完。

你在微信上看到一个60秒的语音,很多时候会直接变成文字甚至是划掉,所以这种强制播放似乎和“主动获取”的理念有着根本的冲突。

“手势”和“投影”的功能在实际使用中几乎都是成对出现的,相当于键盘鼠标和手机屏幕。

我很喜欢发布会上“确认”选项的手势:两指相触,就像触手可及的虚拟信息,很酷,但仅限于这个手势的酷。

其实和Apple Watch的手势交互很像。两者都在试图更适合人自身的交互,但前者是将新技术作为传统按键的“补充”,后者则是直接抛弃传统,以“前沿”为主线。

Humane并不是第一家在手势交互领域有如此勇气探索的公司。

早在2013年,Leap就推出了首款体感控制器Leap Motion,可以检测和跟踪手部动作,作为输入方式,它非常类似于由空隔开的触摸屏。可以用扫描的虚拟手指直接在屏幕上操作,突破屏幕的限制,真正将信息握在指尖的感觉,和爱拼的“手势”一模一样。

虽然这种先进的交互模式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但这款跨越了近两个时代的产品似乎是一个败笔:应用适配太少、跟踪精度不稳定、长时间使用导致手臂疲劳等原因,使得Leap Motion的噱头远没有实际意义。

但从现在来看,它只是昙花一现,其全新的交互理念一直影响着游戏、主机、电脑、手机等领域,直到今天。

跳跃运动。图片来自:Amazon.com

我们对所有的技术创新和大胆探索都充满了敬意,但在尚未成规模的新技术即将量产进入我们的生活时,我们需要从消费者的角度仔细而谨慎地审视它们。

从这个立场来看,艾品的激进选择至少在目前来看并不是一个能被大多数人接受的策略。

家里投影仪在调的时候,他最怕两件事。第一,他无法专注,让你焦虑。第二,来回摇晃让你恶心。AI Pin第一次的投影功能大概会把这两个元素融合在一起。

(投影)

你需要尽可能保持身体和手掌相对静止,多次尝试手掌的位置,以获得最佳的投影效果,而这一切都会因为你每一次都重新佩戴一次而回来。

即使你逐渐习惯了伸出手掌的最佳显示距离,但对身体“稳定性”的要求也会大大限制你的动作。

本末倒置的互动需要重新定位。

我们不必在屏幕上消失。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们面面相觑,没有分神。

伊姆兰一直在强调“撤屏”这个概念。他认为屏幕是阻碍交流的原罪,但要真正讨论“撤屏”的可行性,首先要看屏幕对我们的重要性。

手机之所以能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是因为这种形式可以应对目前几乎所有的生活场景,也可以成为我们工作中高效的生产力工具:分享音视频、浏览文件、发送消息,这些都是基于屏幕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手机的发展已经进入了“量变”时代,各大厂商没有必要为了标新立异而进行另一次风险极大的“质变”创新。

疲劳的更新现状也让我们的审美疲劳,所以每一个新形态的智能产品都能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Vision Pro和雷朋Meta在这样的期待下处于论坛的中心,即使他们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艾品也是。

Imran提到,AI Pin在信息获取方面的进步是“主动获取”需要的信息,而不是“被动接受”所有的消息。

从美好的想法到现实,真的可以拒绝一切被动的消息吗?

工作信息、家庭联系、朋友邀请等的接收。往往是被动而重要的。除非我们能选择日子,否则爱品会成为我们摆脱社会和家庭的罪恶之源。这种优势令人担忧。

“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是孤岛”也可以换一种方式解释。智能设备,尤其是手机,并不是把人变成“孤岛”的罪魁祸首,但人性中的“孤独”终于找到了适合在手机上展示的平台,得以自由宣泄。

简单来说,我们需要这个岛。

总之,这四种交互方式对我们来说似乎有点苛刻。语音交互限制了场景的使用,需要你集中注意力。如果你不小心,你将不得不再听一遍。投射字母需要你减少晃动甚至停止;信息访问必须回到云端。……

一味的撤屏,把不成熟的交互方式强加到用户的日常生活中,强行改变用户的使用习惯,只会增加我们的负担。追求“无感”的爱拼,似乎因为少了一块屏幕而处处彰显存在感。

如果爱拼能改变姿态,成为智能终端的创新补充,像智能手表、智能眼镜一样,给人全新的体验。这款智能助手不仅可以帮助你更智能地连接世界,更是挂在胸前的一个显眼的包包,更是你成为极客、追求科技前沿的一张名片。

从爱品,预见未来。

一个设计作品有三种反馈,是,不是,哇,最后一个哇才是我们要追求的。

美国著名平面设计师梅顿·戈拉瑟就用这个标准来衡量自己作品的质量。没有技巧都是情怀。

梅顿·戈拉瑟和他的杰作。图片来自:hk01.com。

“哇”是科技发展的一种情感表达:“我以前没见过,真有用”。这一番感叹之后,理性审视技术本身,探索未来之路,才是科技能够走向大众的正确心态。

目前爱品已经可以给人带来足够多的惊喜,未来也会给人更多的惊喜。即使技术和产品本身不成熟,很难走向大众,但这种激进的探索本身就很有意义。

在挖洞屏和刘海平的全面屏方案被手机厂商广泛采用之前,我们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全面屏手机探索。近五年来,推拉式、升降式、离屏式、后置式层出不穷,就是为了把正面屏幕放大几毫米。

能有今天更稳定的手机形态和最均衡的使用体验,是因为现在的选择是经历了探索和挑战之后最好的答案。

现在的AI Pin是下一代智能设备形态的探索过程,烙上了下一个时代的印记——AI侧模。

在AIGC的理想产品形态还没有确定的时代,现在的AI电脑、AI手机、AI眼镜都可能成为AI大机型的过渡形态,所以AI Pin的意义远远不是现在的预订量,但这个大胆的尝试是在为我们打开思路,打开道路。

科技的发展让科幻电影的想法走进了我们的生活。三年前,我们很难想象人工智能会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现在AIGC已经一夜之间以各种方式融入了很多智能终端。

智能设备的主战场从现在开始正式转向“智能大机型”。谷歌Pixel 8已经开售,小米澎湃OS不断更新,华为的小艺大机型还在内测中完善,苹果三星也放出消息即将跟上步伐。

其中的共性是将新技术稳步融入到绝对成熟的产品中,而像爱拼这样抽离先进技术另辟蹊径的案例是非常危险和罕见的。

信息技术巨头IBM内部有一句名言:

易用性可能看不到,但一定不能没有。

爱拼在易用性上不是缺席,而是步子太大,甚至激进到超越时代。

超越和激进不一定会产生未来的产品,但是一种超越和激进的态度会加速我们对未来的探索。

艾品是这个技术交汇点的探索者。虽然目前的技术水平似乎无法支撑爱拼这样一个遥远的未来技术,但大胆尝试“无屏”,敢于突破形式本身:为后者探路,为成功试错,才是目前最大的价值。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