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千位车主联名维权,小鹏P5车主被抛弃了?


文|肖洒 编|深海

近日,上千名小鹏P5老车主喊话何小鹏维权。

雷达财经获得了一份1024位小鹏车主联名发布的公开信,核心内容是控诉P5车主苦等两年仍无法使用城市CNGP(城市导航辅助驾驶)功能。更先进的XNGP功能已官宣将在年底支持25到50个城市的自动辅助驾驶,而作为首发 CNGP的P5,却得不到任何支持。

对于上千名车主的投诉,小鹏汽车方面始终没有正面回应。在此情况下,小鹏P5老车主们自建维权群,截至11月2日下午已有1024位车主一起联名。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分析认为,现在自动驾驶技术尚未成熟,“画饼”是智能汽车行业的通病,前期的宣传给车主一个错觉,以为马上就要量产了。这方面特斯拉已经有先例了,这家公司曾宣称要在2020年推出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实际上,小鹏汽车作为一家造车新势力,近年来维权事件可谓频发。2019年小鹏G3 2020款上市时遭老款车主维权,此后小鹏P7也因“质量问题”、延期交付等引发维权。

在张翔看来,小鹏汽车经常被老车主维权,一方面是在激烈竞争之下,技术迭代太快了,但软硬件不支持;另一方面作为一家新公司,小鹏汽车资源有限,只能将更多精力放在了能创造收入的新车主身上了,老车主处于次要地位。

01

CNGP仅支持5个城市

因辅助驾驶及车机系统未适配,上千名小鹏 P5 车主联名致信何小鹏及小鹏现在和未来车主。

根据公开信,这些车主之所以选择以这种方式维权,是因为通过官方各大渠道进行反馈,却得不到一个有效的回答。同时,他们还发送了邮件给官方各大部门,但是小鹏却选择置之不理,不予理会。

“我们也打了官方400电话,得到了一些敷衍的回答。此外,我们还联系了小鹏官方运营的内部群主,希望他能去联系内部人员,却也得不到一个回应。”

公开信指出,事情的背景是“2021年9月,小鹏汽车首次发布了旗下首款带两颗激光雷达的P5车系(仅限P版)。作为消费者,我们听到了何小鹏在发布会中的宣传语:P5支持CNGP,未来会开放全国城市。也正是出于对小鹏汽车的信任,我们听信了销售所说的,未来P5会支持城区的CNGP。当时,P5车虽然已经量产,但是并不支持CNGP,宣传中首次开通在2022年末。”

然而,截至目前,P5仅实现五个城市的部分大路支持CNGP,完全不满足全国各地的城市需求。

这其中有些车主是因为高价买车送的CNGP,有些是自己花2.5到3.5万买的CNGP,无法使用意味着花了笔冤枉钱。

更让车主们难以接受的是,在2023年10月24日的活动中,小鹏宣布XNGP将在年底支持25到50个城市的自动辅助驾驶,而作为首发CNGP的P5,却得不到任何支持,“P5的P版车型的更新不置一词”。

老车主们还发现,新发布的2024款小鹏P5已经不再搭载高阶芯片+雷达,转向了入门版的P5,这说明今后的P5车型都不再支持CNGP。

同时,下一代小鹏智能座舱系统XOS天玑发布,并且支持所有横版屏幕的车系,包括P7、G6、G9、X9,但是却不包含G3、P5车型。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因为P5是竖屏,不支持适配”。

这样的解释,让P5车主感觉到被抛弃了。如果小鹏汽车下一代的车型全部都改成横屏,很可能意味着他们的车型将因此与之后所有的大版本更新无缘。

因此,公开信向小鹏汽车提出诸多质疑。

此外,公开信还梳理一些问题和诉求:让XOS天玑系统适配竖版屏幕G3和P5车型;对于花钱购买CNGP的用户,可否退款双激光雷达和软件的钱;即便已开通的北上广深等城市的CNGP,也只支持一些大路、主干道,郊区和大部分小路都不支持。

除了自动驾驶方面的问题,根据公开信,P5还存在不支持地图红绿灯倒数读秒的功能、视觉雨刮器2年没更新、高德地图版本老旧导航语音单调、AEB紧急制动的功能如同虚设、保值率一降再降等问题。

02

自动驾驶路线切换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9月15日晚,小鹏P5正式上市,新车共提供6种配置可选,补贴后售价为15.79-22.39万元,三个续航版本分别对应460km、550km以及600km(NEDC工况)。

硬件方面,小鹏P5 拥有小鹏汽车当时最强的智能硬件系统,2个激光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5个毫米波雷达、13个高清摄像头,1个高精定位单元,是同级最强硬件系统。

备受关注的自动驾驶方面,宣传中称P5 将升级到XPILOT 3.5,新增城市NGP智能导航辅助驾驶,覆盖日常90%时间内的用车场景;同时升级了高速NGP-L、VPA-L 跨楼层停车场记忆泊车、ACC-L、 LCC-L等功能。

在当时,P5的P版车型能够使用CNGP功能并搭载激光雷达,成为全球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车型,也是小鹏汽车在推广中一直宣扬的卖点之一。

过去几年里,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系统经历了从HNGP进化到CNGP再到XNGP的过程。其中CNGP英文全称是City Navigation Guided Pilot,是一项舒适性的辅助驾驶功能,适用于高精地图覆盖的部分城市的部分道路。

但CNGP并不完美,其高精地图采集与落地之间的困难重重。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曾表示,华为仅采集上海市高精地图,即便采集了两年、9000公里,都没有把上海完全覆盖。

因此,由于高精地图制作成本高、周期长、更新慢,难以完全和个性化地满足用户出行需求,“不依赖高精度地图”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逐渐成为城市NOA的主流发展趋势。

其中,特斯拉的BEV+Transformer方案使得不依赖高精地图的城区领航成为可能。中信证券指出,国内头部厂商普遍于2023年开始BEV上车,数据闭环架构也已基本建立,虽距离特斯拉仍有差距,但不依赖高精地图的高阶智驾已开始在城区场景成为可能。

在10月24日的小鹏科技日上,小鹏汽车宣布,不受限于高精地图、基于“轻地图”方案的XNGP城区导航辅助驾驶将迎来爆发式的发展。

何小鹏表示,XNGP城区导航辅助驾驶将覆盖整个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同时新增开放福建以及中西部核心城市。到2024年,将实现全国主要城市的XNGP技术覆盖,这一数量或将达200个。

汽车分析师凌然认为,高精地图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企业快速实现高级辅助驾驶,是一条“捷径”,这条捷径降低了技术对算法的高要求。最近一段时间,华为、小鹏等公司正在尝试放弃高精地图这根“拐棍”,尝试提升算法实现高级辅助驾驶。

随着小鹏汽车从依赖高精地图辅助智能驾驶,转向轻地图或弱地图依赖,搭载CNGP功能的车主感觉被抛弃了。

03

维权事件频发背后

对于车主维权,小鹏汽车应该不会陌生。

时间拨回到2019年7月10日,2020款小鹏G3正式上市,新车推出续航里程为400公里和520公里的两款车型,补贴后售价区间为14.38万-19.68万元。然而,由于新车续航能力的大幅提升与变动不大的价格,引起了小鹏汽车2019款G3车主群体的强烈不满。

要知道,2019款小鹏G3也是在2020年3月开始交付,两代产品推出的时间间隔太短,同时新款不仅续航里程上大幅提升、配置提升,价格相差无几甚至更低,这让老车主们心里难以平衡。

最终,小鹏汽车为车主们提供了多重补偿方案。

小鹏G3之后,P7也难逃维权风波。中国网曾报道,一位小鹏P7车主因车辆存在刹车、方向盘抖动异常,蓝牙钥匙经常无法使用,中控大屏由于装配问题存在异响等一系列问题投诉。由于小鹏汽车服务网点较少,且维修服务缺乏经验,导致该车主的故障车辆经过反复修理也解决不了问题,且故障越修越多,服务品质更是无从谈起。

另据银柿财经,2021年12月份,预订小鹏P7 480车型的准车主因超过交付周期还未配车,便发布了一则联合声明,表示小鹏汽车未能在当初承诺的时间内启动交付,侵害了消费者权益,要求小鹏告知原因,并对已逾期的车主给予合理的经济赔偿。

随后小鹏汽车方面回应称,由于受疫情影响,行业面临着磷酸铁锂电池供给的极度紧张,也给小鹏P7 480E/N车型的生产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造成了480车型订单无法在下定时的预计交付周期内及时交付,对此小鹏方面深表歉意。

作为新势力中的一员,带着互联网基因的小鹏汽车,应该说将用户服务和体验放在了重要位置,但为何又屡屡引发用户的“不悦”呢?

对此张翔告诉雷达财经,小鹏汽车经常有车主维权的根本原因,在于技术迭代后老车型不支持新功能。

张翔表示,现在智能汽车市场竞争激烈,新技术新功能迭代很快,如果不能及时跟进就会落伍。但是像智能驾驶这样的核心功能更新,对硬件的要求又很高,很可能就导致老车型硬件不支持,原来许诺的功能无法实现。另外软件方面,小鹏汽车开发的时候考虑的兼容性也不够,如果要做到兼容性好的话,成本必然会上升。

目前,小鹏汽车仍在亏损卖车。财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小鹏汽车总营收约为90.9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48.91亿元减少38.9%;毛利率约为-1.4%,上半年累计净亏约51.42亿元。

在张翔看来,尚处亏损的小鹏汽车资源有限,目前最重要的是开拓新用户获取收入,还没能力花很多钱顾及所有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