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OpenAI CEO突遭董事会解雇,幕后天才能否走上台前?

界面新闻记者|李静雅

界面新闻编辑|文舒淇

仅在OpenAI开发者大会后12天,OpenAI突然宣布创始人萨姆·奥特曼被解除CEO职务,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也将辞去董事会主席职务。OpenAI官方解释称,奥特曼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不诚实,阻碍了他履行职责的能力。“董事会不再相信他有能力继续领导OpenAI。”这份声明措辞严厉。

这一消息震惊了科技圈,微软股价也相应下跌。围绕此事的诸多猜测很快浮出水面。

北京时间今天下午,随着萨姆·奥特曼被解雇而辞职的OpenAI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披露了他和山姆被董事会解雇的细节。他说,昨天晚上,山姆收到首席科学家伊利亚的短信,要求在周五中午谈话,然后伊利亚告诉山姆他将被解雇,消息很快传开。当地时间下午12点23分,伊利亚发送了一个谷歌会议的链接。格雷格被告知他将被董事会除名,萨姆也被解雇了。

幕后天才能走上舞台吗?

CTO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暂时担任OpenAI的CEO。她于2018年加入OpenAI,担任首席技术官。她之前在特斯拉担任高级产品经理,负责Model X业务,但显然是临时人选。

在更真实的原因出来之前,Ilya Sutskever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认为是这个AI梦工厂的高层地震的领导者。

根据该信息,在OpenAI于周五解雇首席执行官萨姆·奥特曼之后,员工们讨论了该公司在人工智能安全方面的发展。根据会议记录,两名员工尖锐地询问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基弗(Ilya Sutskever),解雇萨姆·奥特曼是否等同于“政变”或其他资本的“敌意收购”。

从员工的角度问这样的问题,基本上意味着伊利亚·苏茨基弗大概认为萨姆·奥特曼在商业化上过于急功近利,这种态度已经接近开放。目前OpenAI估值已达860亿美元,年收入13亿美元。

此外,根据该信息,多名知情人士透露,OpenAI的三名高级研究员也于当地时间周五晚间辞职。辞职的三人分别是该公司的研究主管雅各布·帕乔基(Jakub Pachocki),负责评估人工智能潜在风险的团队负责人亚历山大·马德瑞(Aleksander Madry),以及在这家初创公司担任研究员7年的希蒙·西多尔(Szymon Sidor)。

Ilya Sutskever出生在俄罗斯,在以色列长大,是人工智能巨人背后的天才。他师从人工智能教父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加入OpenAI后迅速领导了GPT一号的建造,随后扩展到GPT二号、GPT三号和ChatGPT。GPT模型的每一次更新都是在他的领导下完成的。可以说OpenAI公司在技术上主要依靠伊利亚·苏茨基弗,他推动了OpenAI所有最重要的研究突破。

事实上,格雷·布罗克曼和萨姆·奥特曼对大模型进化的技术细节并没有深刻的理解。前者来自一个软件系统,在产品决策上更有发言权,后者主要依靠强大的行业经验和行业人脉来领导公司。

融合基金创始合伙人、硅谷知名投资人张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业内都在猜测萨姆·奥特曼被解雇的原因,但她认为还没有得出确定的结论。

“能够突然解雇山姆,一定是在董事会获得了足够的票数。当然,伊利亚和萨姆之间会有一场权力斗争。但是,更重要的分歧应该来自于未来的发展方向。尤其是GPTs发布后,OpenAI要正式野蛮扩张,多少精力在商业和非商业之间分配。这是最核心的分歧,目前愈演愈烈。”她说。

但是伊利亚也很难成为OpenAI的CEO候选人,因为从国内外情况来看,大模型公司的首席科学家都不愿意当CEO。“这真是浪费人才。”一家大型模型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奥兹(化名)表示,在他眼里,萨姆·奥特曼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偏离了OpenAI的使命。“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成为一个千亿美元的公司不是它的使命。当初马斯克的离职应该也与此有关。”

奇怪的所有权结构

董事会在公司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其核心职责是任命或罢免首席执行官。目前OpenAI董事会成员只有6人,3人为OpenAI内部成员,3人为外部成员。在现实中,董事会成员的人数是奇数,因为可以形成多数票,偶数的董事会成员很少,但考虑到OpenAI具有非营利组织的基因,这种奇数的设计是合理的。

值得注意的是,OpenAI在罢免萨姆·奥特曼的声明中提到,OpenAI的董事会由OpenAI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和独立董事Quora首席执行官Adam D & apos安吉洛、科技企业家塔莎·麦考利和乔治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海伦·托纳都没有提到董事会主席格雷格·布罗克曼的名字。

从Sam被解雇的结果来看,昨天llya和其他三名外部董事领导了Sam的解雇。据报道,萨姆代替总统格雷格出席了投票。随后,格雷格作为他的亲密战友,主动辞职以示对山姆的支持。

2015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萨姆·奥特曼和一群硅谷知名人士投资10亿美元成立了OpenAI Inc.(OpenAI非营利组织)。当时,OpenAI获得了马斯克、彼得·泰尔和雷德·霍夫曼等重量级人物的早期投资,他们成为了OpenAI的首批有限合伙人。

2019年,OpenAin Profit设立了专门的股权结构,即OpenAI LP。作为GP,OpenAINonprofit的董事会负责整个有限合伙企业的管理和运营,以及CEO的任免。LP主要包括投资人,收益有上限。

在OpenAI按照这种股权结构接受外部注资后,微软迄今已向OpenAI注资130亿美元,作为最大的LP持股比例已达49%。在今年年初微软向OpenAI增资100亿美元之前,OpenAI在7年多的时间里共获得了40亿美元的外部投资。

2月,FT中文网在《OpenAI发起ChatGPT的股权投资协议设计的独特性》一文中,对OpenAI的融资条款做了详细解读。根据本文调查的信息,OpenAI的利润分配分四个阶段进行。

简单来说,如果OpenAI未来不能成为一家利润巨大的公司,那么微软将一直为此买单。如果能把1500亿美元的利润清算给微软和所有外部投资者,就彻底摆脱了微软,夺回了公司的控制权。

如果说萨姆·奥特曼保持了OpenAI创立时的初心,那么这种股权结构的一条隐藏线就是OpenAI的GP需要完成商业化探索。如果在过程中对公司的战略发展控制得当,可以拿回真正的主导控制权,有可能摆脱微软等外部股东,在商业化成功后回归公益的初心。

但由于OpenAI的股权结构和与微软的投资协议不能完全公开,最近有一些声音认为OpenAI的特殊股权结构协议仍有不为人知的“弹性”。

比如OpenAI的公关负责人最近强调,微软投资的OpenAI其实只是OpenAI的一个子公司,这个子公司完全隶属于OpenAI的母公司OpenAI非营利组织。微软收购的OpenAI股份只是OpenAI子公司的股份。

于是,微软和OpenAI的攻防趋势发生了变化。根据Quantum Bit的分析,微软从OpenAI获得的利润仅限于OpenAI母公司章程中规定的“AGI(通用人工智能)之前的利润”。这意味着,这个能做出“入主AGI”决定的董事会,等于拥有了剥夺微软投资收益的权力。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这种结构类似于阿里巴巴集团和阿里云,相对复杂。可以肯定的是,萨姆·奥特曼和几位董事应该没有股份。“就算有,也没多大意义。”

从上述情况来看,至少,微软或者其他外部资本对OpenAI高层地震的直接作用不大,更多的是六人董事会做出的决定。“简单来说,就是有人想保持非营利性和有人想商业化的矛盾。”大模型公司联合创始人奥兹认为。

更重要的是,在OpenAI的六名董事会成员中,萨姆·奥特曼一直与微软的关系最为密切。而且根据Axios的说法,微软是在OpenAI宣布这个消息前一分钟才得知的。

公益还是商业路线之争

从8月底的一个数字来看,OpenAI的独立可以更早提上日程。当时OpenAI曾告诉投资者,按照目前的营收率,预计未来12个月将产生超过10亿美元的营收,2024年将达到数十亿美元,远高于业界猜测。

某种程度上,所有权结构和商业探索的结合确保了今年OpenAI的高歌猛进。比如年初以来,OpenAI先后推出了Plus、Enterprise、Business三重收费标准,之后又数次调整GPT-4的接入限制以增加收入,坚持商业实用主义路线。最近在ChatGPT用户增长趋于稳定的时候,OpenAI立刻在ChatGPT中加入了图像解读功能,试图开辟第二条增长曲线。

截至2023年11月16日,距离OpenAI首届开发者大会结束还有10天,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大量热门定制的ChatGPT。OpenAI用GPTs揭示了其AIGC应用生态的野心,将大模型赛道的To B(面向企业)商业模式,自行转向To C(面向消费者)市场。

投资人张路告诉界面新闻,OpenAI的开发者大会很惊艳,但它作为一个公益组织的初衷应该是做一个底层模型,用公益填补科技行业的生态。目前甚至出现了应用商店,这已经成为一种纯粹的商业运营模式。

业内也有声音称,解雇萨姆·奥特曼可能是出于董事会的商业考虑。某半导体龙头企业的总工程师认为,山姆被解雇应该不涉及技术,大概率是资本和市场的斗争。

“目前大的模式还是华尔街的,而不是硅谷和科技。最终还是要解决谁买单的问题。不过目前OpenAI还没有解决。如果延迟,许多公司将无法坚持下去,其资本将大规模撤离。”在他看来,大模式不太可能像媒体或资本预期的那样全面落地,这也将加速萨姆·奥特曼的离开。

对于38岁的萨姆·奥特曼来说,这是命运的大逆转。和乔布斯一样,他被自己创立的公司踢了出来,他可能开始经历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萨姆·奥特曼在推文中留下“以后会有更多的事情要说”后,将新推文更新为:如果我向公司“开火”,OpenAI董事会将向我索赔。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中午,总部位于纽约的早期初创公司Antimetal在官网发布公告,聘请萨姆·奥特曼担任联席CEO,随后该公告被删除。这家公司使用专有的机器学习模型来优化云计算的部署,以切入主流的AWS云计算服务,并于今年5月完成了种子轮融资。

更有意思的是,马斯克的X还在官方账号上挂了一个“求职链接”,配文说“万一有人需要”。

无论如何,这一事件都会给OpenAI的发展路线带来剧变。

(界面新闻记者刘子湘对本文亦有贡献)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