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凯文·凯利:谈AI颠覆世界还很早,现在是黑莓时刻


11月7日OpenAI召开的一场发布会,再次让全球科技圈沸腾。在短短45分钟的发布会中,推出了多项关于ChatGPT的更新,比如GPT 4的GPT-4 Turbo版本的发布,以及每个人都可以定制自己的GPT。这些变化让人们仿佛又一次回到了2023年初的兴奋——人类离AI世界近在咫尺。

然而,作为全球科技领域最著名的观察家,凯文·凯利对AI改变世界的“进度条”持不同态度。在我们的对话中,对于AI的发展反复出现的一个关键词是:太早。

凯文·凯利作为互联网预言家闻名全球。他被誉为“硅谷精神之父”,是世界著名科技杂志《连线》的创始主编。他发起了世界上第一次黑客大会,作品被《黑客帝国》导演列入书单,被国内读者亲切地称为K.K。著有《失控》、《必然性》、《科技要什么》等。早在90年代,他就预见到了Web2.0时代的到来和去中心化互联网的发展趋势。

2023年初,他带来了一个新的科技预言——“5000天的世界”。在这本书里,他总结提炼了过去二十年互联网发展的时间规律:互联网商业化后5000天,社交媒体(SNS)开始蓬勃发展。SNS的兴起已经过去了将近5000天。互联网和社交网络已经成为现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么,未来的5000天会发生什么,什么样的技术可能会给我们带来新的颠覆性的改变?

根据K.K在书中的预测,未来将是一个一切都与AI相连的世界,他称之为镜像世界(Mirror-world)。据报道,新书《K.K .于2019年完成。按照5000天的计算方法,在AI真正改变世界之前,我们还有十年左右的技术红利窗口期。

正因如此,凯文·凯利对当前全球科技圈的热潮,包括中国的大模企业家的看法,与我们目前所熟悉的大相径庭:“我不认为会是iPhone时刻,现在生成式AI的发展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如果非要定义为某个时刻,我觉得就是黑莓时刻。”

如果不了解科技史,恐怕很多人都没听过黑莓这个名字。但事实上,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被认为是属于黑莓的。从9·11事件开始,黑莓表现出强大的通话稳定性,再到后来的塞班时代,其全键盘设计成为引领全球科技潮流的代表。在乔布斯的第一次苹果发布会上,宣告被取代的是以黑莓为代表的全键盘时代。

虽然黑莓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完全被甩在了后面,但不可否认的是,黑莓和它所代表的塞班系统时代在人类通信进化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至于GPTs是否会彻底颠覆我们现在的世界,凯文·凯利说,“显然,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黑莓时刻

经济观察报:对于2023年生成式AI的发展,很多人说是iPhone时刻,也有人说是内燃机时刻。你怎么想呢?

凯文·凯利:我不认为这是拥有人工智能技术的iPhone的时刻。我认为我们离那个时候还很远。如果要给当下定一个坐标,我觉得是黑莓时刻。

我认为,从目前生成式AI技术的智能水平来看,AI对大多数人来说还不够智能,大多数人真正想象的人工智能显然不是现在的状态。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生成式AI的技术阶段有点像移动互联网进程中的黑莓。说到这里,当然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充分了解黑莓和iPhone的区别。毫无疑问,iPhone比黑莓更聪明、更智能、更易用。不仅仅是文字或者声音或者图像,而是一个整体用户使用习惯的建立。

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在黑莓时代,而不是iPhone时代。我认为我们需要很多年才能到达真正的iPhone时刻。

经济观察报:这些年来,出现了很多技术出口,比如区块链和超宇宙。生成式AI是一种出路,还是真的是一场新的技术革命?

凯文·凯利:这确实值得思考。但我认为新技术带来的是革命性的变化还是只是一个炒作周期,还需要时间来判断。例如,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实际上已经发展了相当一段时间。其中一些技术可能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但在今天,它们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从技术上看,他们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那么生成式AI是这样的吗?我觉得现在说可能还为时过早。我们至少要10年后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那个时候,技术变革已经真正改变了商业,形成了商业模式,带来了商业回报。这是技术革命的真正开始。

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一条清晰的道路。因为比如大家比较关注的GPT4,确实取得了相当的成绩,但是离我们期待的人工智能还很远。而且我也不认为GPT5会比GPT4好,因为GPT4在数据规模上已经达到了非常巨大的数量级,背后的概率是一种边际收益递减的状态。除非这个过程有新的突破。

我在书中也提到,我对是否存在真正的“通用人工智能”持悲观怀疑态度。我不相信普适人工智能,那只是个神话,是人类以自我为中心思考时对人工智能的误解。我觉得我们会创造出非常强大的智能,会在很多方面超越我们人类的智能,但是我觉得“通用智能”是一个错误的概念和想法。因为即使是我们自己,我们也没有一个通用的智能。

经济观察报:科技评论家会担心AI的影响,比如失业和人机替代。你在书中反复提到的镜像世界有阴暗面吗?

凯文·凯利:我在之前的书里说过,AI不会拉大贫富差距。到2050年,世界上最赚钱的工作将是自动化,以及尚未发明的机器及其相关产业。我是一个技术乐观主义者。我知道有一部著名的英剧《黑镜》,里面表现了很多反科技的乌托邦思想。但我对白色镜子更感兴趣。因为在我看来,有一个积极的、建设性的视角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没有积极的态度,你很难创造一个积极的未来世界。

所以对我来说,比起技术批判,我更感兴趣的是未来会诞生什么样的精彩场景。在我个人看来,虽然现在有很多担心和担忧,但是我相信互联网和技术对世界的改变一定意味着积极的未来,还有一些具体的领域比如基因工程的进步,人工智能的发挥,这些都会形成我所说的白镜的一部分。

如你所见,我提出的镜像世界是通往积极乐观的道路,这也是我的工作——努力为每个人描绘一个充满人工智能的美好未来。我觉得人类对技术有点过于谨慎了。我们很少关注落后技术的弊端,却总是担心新技术可能带来的风险。例如,我们不会比较新技术的风险和旧技术的缺点。

第二,初创公司的机会来了。

经济观察报:书中提到我们将迎来后GAFA(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时代。在新的人工智能技术下,大公司将扮演什么角色?

凯文·凯利:正如我在书中所说,我认为20年后仍会有亚马逊,但它可能会在下个世纪之前消失。所以我提出后GAFA时代。技术会给更多的创业公司很多机会。

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在当今社会,大企业似乎已经被诅咒了,反对大企业成为主流。我对此有异议。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扩大规模是趋势。只有足够大,才会帮助别人。而且如果一个互联网公司保持同样的规模,企业也很难避免破产的风险。

经济观察报:你怎么看待大公司和创业公司的关系?

凯文·凯利:正如我在《5000天的世界》这本书里所写的,我认为未来最成功的公司一定是今天还默默无闻的、在社交媒体领域之外的小公司。就像我们之前说的OpenAI,我觉得是一个极好的案例。

最近,我知道埃里克·伯格森(Eric bergson)做了一项关于人工智能的研究,他们的研究发现,较年轻和较小的公司可以比较大和较老的公司更快地采用人工智能,这是不同规模公司之间的显著差异。

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技术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因为你不能像雇佣一个新员工或购买一台新机器一样对待AI技术。其实需要的是整个商业实践的重组。就像100年前的电气化,随着电话的引入,彻底改变了公司、工厂的沟通方式和组织结构,从电气化到真正的商业变革,用了40年。

我认为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人工智能身上——你不能把人工智能驾驶的自动驾驶汽车和传统汽车放在同一条路上。其实你得换条路。你必须改变基础设施,你必须改变交通灯。你必须改变一切,就像你坐马车一样。你必须改变道路来容纳汽车。

因此,我认为较小的公司采用人工智能是因为他们更容易调整和重塑组织,而大公司需要重组流程、业务组织和层级,这将更加困难。

经济观察报:2023年中国科技圈已经掀起了百模大战,很多公司也把ChatGPT作为产品目标。中国将在AI新战场扮演什么角色?

凯文·凯利:我知道中国科学家的很多论文和人物都出现在AI领域的基础研究阶段。然而,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出现只有不到10个月的时间。现在谈产业链的作用还为时过早。我觉得还不到下结论的时候。虽然美国处于领先地位,但其技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因此中国公司仍有许多机会。这种判断的主要原因是,作为一种可能改变各个领域的技术,它可以加速所有其他应用科学的改变,如医学、药物研发、农业、教育等领域,这些都将被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放大。这种加速将是全面的,也将包含许多具有巨大价值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