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最顶尖的摄影展上,我看到了手机拍照的新美学


在香榭丽舍大道上的巴黎大皇宫,一场全球规模最大视觉盛宴——巴黎国际摄影艺术展(Paris Photo)正在上演。

这里是全球摄影爱好者「朝圣」的艺术殿堂,身旁和你一起欣赏作品的大叔,可能就是某个当代摄影大师。走在巴黎街头,法国现代人文主义摄影大师维利·罗尼(Willy Ronis)镜头下的巴黎就会浮上眼前。

巴士底广场的恋人,夹着法棍奔跑的小男孩,战神广场的第一批早晨游客,这些平凡中的生活之美,让人在照片里跨越时间体会到人们生活中的情感。

▲《巴士底恋人》

这次巴黎影展上,我也看到很多不宏大却有趣的照片。不一样的是,其中有些照片用手机拍摄的,OPPO 作为本届影展唯一参展的中国品牌,让我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我不禁畅想,如果能像《午夜巴黎》的主角一样穿越回半个世纪前,把一台手机交给维利·罗尼,这位擅长写实和自然主义手法的摄影师会拍出什么作品,他镜头下的人文关怀是不是也会有所不同?

▲ 图片来自:《午夜巴黎》

一张照片,如何塑造我们对城市和文化的印象

1839 年 8 月 19 日,达盖尔法摄影术(Daguerreotype)首次被法国科学院与艺术院公开,这一天也被认为是「摄影」的诞生日。

虽然用这种方式拍摄一张照片,曝光就需要 20-30 分钟,但影像开始介入对现实的记录。到 1851 年「湿版摄影术」让拍照时间缩短至几秒钟,可以把世间百态变成视觉体验,时代的叙事方式彻底被改变。

人们对一座城市、一个民族、一种文化的印象,很大概率就是从影像开始的。一张照片可以塑造我们对城市和文化的印象,让一个片段拥有更长久的生命力。

摄影被认为是比文字更能真实、客观纪录事实的方式。过去专业摄影师承担了记录历史底稿的叙事职责,当人人都能拿起手机拍照,每个人都成为了城市和文化的记录者,更拥有了自我表达的话语权。

实际上手机摄影的出现也不过 20 多年,可它实现了影像叙事的民主化。这次在巴黎摄影展(Paris Photo)看到那些用手机拍摄的照片让我感慨,手机摄影的表达未必比传统摄影浅薄,某种程度上反而更具有现实张力和人文情感。

▲巴黎国际摄影艺术展 OPPO 展区

这些照片未必出自摄影师之手,但依然有对民族情感的细微体认、有对中国社会的敏锐洞察、有对平凡生活展现的想象力,在这个世界级摄影艺术盛会上,向全球各地的访客展现中国文化和生活的底色。

我也想借此聊聊巴黎影展上几幅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的照片。

在彝族文化中一直流传着月亮女儿的传说,相传彝族姑娘兹莫领扎因为能在羊毛披毡上织出一个逼真的世界,而被月亮仙女接到月宫,成为月亮的女儿。

因此很多彝族人喜欢给女孩取与月亮有关的名字,也表达了彝族姑娘对美好生活的奋斗与向往,这正是这组作品的灵感由来。

在凉山毕业宦阿黑重新回到这里,用 OPPO Find X6 Pro 记录这个古老的少数民族,镜头下的彝族姑娘,有边四处奔波边照顾双胞胎的年轻母亲,有即将踏入社会的 00 后女生,她们处于人生的不同阶段,但有着彝族人同样的自信和勇敢。

她们身上的彝绣、蓝染衣毡,编织毛毡,也是出自心灵手巧的彝族姑娘。这组照片不仅展示了一幅生动的彝族女性群像,未来也能成为少数民族史一份可信度高的视觉档案。

「月亮的女儿」让彝族的女性力量通过影像走向了世界。评委刘香成更把这组照片与庄学本相提并论,要知道庄学本被称为中国的影像人类学先驱,曾花费十余年深入少数民族地区考察和记录。

在这组图片里面能体现出来,摄影师跟拍摄的人群建立了一种互相信任的感觉,服装与头饰的形状很成功地被容纳到画面的构图。组图里侧脸肖像这张仿佛手机版的庄学本。

这幅《竖琴交响》拍摄的是国家重大工程深中通道伶仃洋大桥合龙的瞬间,斜拉桥的钢索形似一个巨大的竖琴的琴弦,在视觉体验中增添了一丝听觉的张力,让人感受到雄浑的交响乐章。

摄影是光的艺术,《吉祥须弥山下的人》这组照片通过用手机影像曝光控制的灵活性,很好地展现了这一点。明亮的阳光柔和地笼罩在朝圣的人们身上,画面神秘而有力量,极具电影感。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作品都来自 OPPO 超影像计划。我们在影展看到只是其中小部分,来自 51 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用手机创作了 70 多万张照片,让移动影像成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情感互动的新媒介。

巴黎 ,一场流动的盛宴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

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

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 海明威

不久前我们曾对 OPPO Find N3 的拍摄能力进行过评测,但由于时间有限其实还留有遗憾,实际上这款设备非常适合人文题材的拍摄,人文摄影也一直是哈苏的强项, Find N3 的哈苏模式更让街头和人像摄影有了更大的自由度。

这趟旅程,我终于可以尽情用 N3 的哈苏专业模式来记录奥斯曼风格建筑的逻辑与审美,用影像来体验海明威笔下「永远没个完」的巴黎。

在街拍时,我已经习惯开启 Find N3 的哈苏专业模式进行拍摄。除了曝光值(EV)手动调节外,其他参数设为自动基本都能满足拍摄需求,对比普通模式可以看到明显不同的质感,更有胶片感。

可以看到,哈苏专业模式出片的效果影调整体更暗,暗角也更明显,明暗质感处理得非常自然,巴黎街头更能表现氛围感,基于哈苏色彩的调教,基本不需后期就能得到高级感的效果。

这可能是 Find N3 最被低估的的影像能力,我和不少摄影师交流中大家都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摄影师@我是陈星星_告诉我,哈苏专业模式呈现的这种影调,过去往往需要一个摄影师多年的经验才习得的技巧,现在每个人拿出手机就能拍出来。

在傍晚时分,不妨将白平衡设为手动调节,会让你得到一个惊喜的效果,既能压住太阳的高光,但画面的明暗过渡却很自然,不会像过去一些 HDR 让画面色彩失真。

而在蓝调时刻或是小雨沥沥的夜晚, Find N3 也能够将那种暧昧的光影很好地呈现出来。

这和 Find N3 搭载的超光影图像引擎有很大关系,超光影图像引擎不会让照片的光影信息在色调映射转换过程中,因被压缩而丢失,而是同步记录高达 1200 万的光子点矩阵信息,实现对每个像素的逐一亮度标定,呈现出正确的光影关系。

在过去一段时间的体验中,哈苏人像模式也成为我很喜欢的拍摄模式。它在呈现拍摄主体细节同时,同时人物和背景的虚化过渡也十分自然,不会出现「塑料感」的计算痕迹。

凭借着折叠屏手机里配置最豪华的长焦镜头,Find N3 在不同焦段都能拍出细节丰富、色彩细腻、作品感十足的人像。

尤其是 3× 长焦人像模式 ,这个模拟哈苏 90mm 镜头的焦段,结合自然的光影和恰到好处的虚化算法,体验越来越接近传统相机,呈现接近哈苏专业光学镜头的光斑效果,专业玩家还可以自定义光斑效果和虚化程度。

这和我们之前体验 OPPO Find X6 系列的表现基本一致:在保留计算摄影优点的同时,隐去算法的存在感。 OPPO 把完整的图像算法导入人像算法里,同时在数字底片阶段进行计算和图像融合,展现自然、高级的影像质感。

这也是目前行业中人像模式中算法集成度最复杂最高的,用计算影像的核心算法,而非滤镜和光斑模拟,去重建光影和景深,同时对面部的光影进行雕琢,改善了过往部分人像模式面部过度提亮以及抹平光影的粗暴处理,让人物更有立体感。

这套计算摄影算法也是 OPPO 最大的底气所在。OPPO 影像产品总监张璇表示,「OPPO 的专业哈苏人像提供了领先行业三年的人像摄影效果。」

现在这个人像模式也放到了折叠屏里, Find N3 采用了折叠像素技术,这个结构变化让一块 1/1.43 英寸的传感器,实现了媲美一英寸的画质水准,也不用因为厚度和重量妥协焦段和画质。

▲左为传统传感器,右为折叠像素传感器

当我漫无目的在巴黎街头上漫步,这种状态与其说是 City Walk ,不如说更像是法语中「flâner」(漫游者),法国学者 Andrea Schellino 认为,「flâner 使没有特殊天赋的人也成为诗人和艺术家」,随时参与城市中。

如今手机也使普通人无需天赋也能成为摄影师,成为一个出色的城市观察者。

重塑技术与审美的关系,移动影像的新美学

技术固然是实现上述这些效果的关键,可除了硬件素质和软件算法外,不能忽略的还有厂商对影像的审美和理解。我一直认为摄影不只是艺术和技术的集合,更和理念密切相关。

用机器和算法,复刻难以数据化的人类审美和感性认知,才是手机摄影的最大的挑战。

OPPO 为此组建专职「影像认知团队」,召集影像科学家、摄影师、导演等不同专业背景的专家和哈苏团队合作,尝试搭建一套科学且有效的审美体系,提供了一种新的移动影像思路。

就在前两天,OPPO 在参加巴黎影展期间,与哈苏宣布联合打造新一代超光影影像系统,并在下一代影像旗舰 Find X7 系列上首发,影像技术和审美的关系开始被重新讨论。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智能手机影像的比拼聚焦于硬件参数,「底大一级压死人」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计算摄影的出现让移动影像开始靠近相机,很多设备将「拍得清」作为核心标准而牺牲了很多细节以及真实的光影关系,比如将黑夜拍出白天效果的极夜模式,或暴力拉亮度导致明暗失真。

而今年大模型的爆发,也让计算摄影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AI 开始更深度地和手机摄影结合,但和过去的问题依然没完全解决,如果无法消除「算法味」,反而会让拍出的照片「变假」。

OPPO 这次与哈苏的合作,则提出了一个不一样的移动影像理念,用审美牵引未来影像系统的设计与硬件和算法的研发,OPPO 影像产品总监张璇告诉我们:

我很兴奋与哈苏的合作迈入全新阶段,通过将影像领域的经典审美与移动影像技术相结合,构建符合移动影像技术特性的审美体系,双方将面向 2024 年打造出持续引领行业的全新一代超光影影像系统与移动哈苏体验。

▲OPPO 影像产品总监张璇

哈苏作为过去近一个世纪来最传奇的相机之一,如果制作一部人类历史的视觉档案,不少的重要的时刻和人物都会是哈苏拍摄的。

1972 年 12 月 7 日,阿波罗 17 号太空船正运行至距离地球 4.5 万公里处,船上的队员用哈苏拍摄下了这张照片。它是第一张能清晰拍到地球发亮一面的照片。

你可能觉得眼熟,微信启动页面那个巨大地球,就来自这张经典的「蓝色弹珠」照片。

披头士乐队穿过艾比路那张经典专辑封面,就是约翰·列侬的摄影师朋友用哈苏 500C 系列拍出来的,《Abbey Road》也是披头士解散前最后一张专辑。

不得不提的,还有乔布斯的黑白肖像照,乔布斯穿着标志性高领毛衣,捏着下巴,嘴角微扬,摄影师 Albert Watson 用哈苏 CFV 数码定格下来,成为乔布斯最著名的照片。

乔布斯 2011 年去世之后,苹果官网主页换上的就是这张照片。

哈苏的的影像审美,可以说 OPPO 不谋而合。无论是单反相机和手机,技术和工具从来都不应该凌驾于审美之上,都应该服务于情感和个性表达。

这次 OPPO 和哈苏的合作,与其说是影像技术的联名,不如说是两种影像美学的交相融合之后,形成一种新的视觉表达风格。正如哈苏全球市场经理 Bronius Rudnickas 所说:

超光影影像系统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不是单纯的风格继承,而是双方审美与技术更有机、更深入的融合,将为影像创作者提供超越手机的画质、体验,以及风格化的需求。

从上面提到的哈苏经典作品也能看到,哈苏很大的优势在于中画幅和一亿像素,但如果单单把哈苏的光学技术移植到到手机中,其实无法真正再现哈苏带来的表现力。

虽然一英寸大底几乎是影像旗舰标配,但智能手机的体积限制也决定了传感器再扩大的程度有限。所以我们看到 OPPO 比起一味追求大底,更强调用计算摄影来展现传统相机的色彩效果。

这是 OPPO 和哈苏打造的这新一代移动影像系统最大的特点,也反映了手机摄影的未来发展方向——用算法调教突破光学硬件的上限。无论是记录和创作都有了灵活可用的选择,这同样是大模型未来在手机摄影的极具潜力的应用场景。

法兰克福学派的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提到,艺术具有独一无二的「灵晕」(aura)。

1880 年后的摄影师们努力模仿灵晕,但在技术的发展中,后期滤镜在摄影中的地位越来越重,光影呈现的「算法味」越来越浓,反而丢掉了摄影最大的魅力。

技术的进步会使摄影在美学上的表现超越现实,摄影真正的企图不是再现现实,而是侵犯,超越现实,使现实顺从影像,使人们的思维顺从影像,使人们的心理进入现代。

摄影对光影细节的保留体现出「灵晕」,回顾 OPPO 这一年影像旗舰的发展,其实就是在用手机拍摄能够重现摄影本该有的「灵晕」。

超光影图像引擎在雕琢光影还原人眼视觉感受的同时,很好地隐去算法的痕迹; OPPO 与哈苏联合自然色彩引擎,用算法再现了哈苏中画幅的细腻丰富的色彩;折叠像素技术让折叠屏补足了摄影的短板,具备旗舰级长焦拍摄能力。

今年 Find X6 系列和 Find N3 系列两台影像旗舰,可以说逐步奠定了 OPPO 在移动影像的技术地位,同时也开始让移动影像进入一个审美主导的新阶段,技术和审美的关系被重构。

这也让我更期待 OPPO 明年的 Find X7 系列等旗舰,在搭配新一代超光影系统后 ,OPPO 在色彩、影调、人像拍摄等方面还能带来哪些新的惊喜。

这几年智能手机掀起的影像大战已经进入白热化,智能手机的在镜头模组传感器快「卷无可卷」之后,还有什么可能性?这是所有厂商的必答题,也是在红海市场突围的关键。

艺术家陈丹青认为「摄影没有定论也没有规律,因此摄影恐怕没有边界」, 手机摄影的「内卷」也没尽头。

这次巴黎影展上用手机拍摄的照片,这样的艺术水准和人文属性开始让我相信,手机摄影或许很快会迎来一个分水岭。

未来的最强影像旗舰的王座不一定属于堆料最足的设备,但一定要能满足大多数人的审美需求。

移动影像核心的价值始终没变,就是让每个人拿起手机拍摄时,都能更好地记录和表达那些闪光的生活时刻,拥有属于自己的「决定性瞬间」,在平凡中成就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