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向工会“低头” 德国工人涨薪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斯拉德国管理层上周晚些时候通知1.1万名工人,他们将从11月起加薪4%。工会此前曾表示,他们的工资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还将在12月份支付1500欧元的奖金,以抵消通货膨胀,并从2月份开始将德国工人的年工资额外提高2500欧元。此外,马斯克在访问德国期间还承诺,在这家德国工厂计划于明年扩建之后,特斯拉将在这里生产下一代新型电动汽车。

特斯拉德国工厂的工会问题由来已久,早在2021年,德国最大的工会——五金工会IG Metall主席Joerg Hofmann就曾称在着力建立特斯拉柏林工厂的劳资联合委员会。按照德国共同决策法规定,在员工同意的情况下,工人们可以在公司建立劳资联合委员会。此类工会通常在公司的战略问题上拥有很大的发言权。

不过,马斯克一直以来都是工会的坚定反对者,特斯拉美国工人也尚未加入工会。而由于马斯克的反对态度,柏林工厂的工人虽然断断续续地加入了IG Metall,但在过去几年一直不成气候。但这一局面显然正在发生改变。IG Metall并未透露目前有多少特斯拉的工人进入了该工会,但其表示来自特斯拉的新会员数量急剧上升。

IG Metal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由于劳动力不足加上缺乏安全措施,特斯拉工厂事故频发,约30%的工人需要经常请假。据当地媒体称,IG Metall工会代表此前在特斯拉工厂门口、附近车站和工厂内部与工人们会面,并分发了“共同维护特斯拉安全和公平工作”的宣传页。

一位56岁的波兰特斯拉工人表示,工作的速度与安全不匹配。他补充称,特斯拉柏林工厂的工人太少,无法实现产量目标。如果情况得不到改善,他明年将寻找新工作。

在美国,一场扰乱汽车行业的大罢工刚刚结束。这场罢工不仅令汽车制造商损失惨重,也重创了美国经济。而在与“底特律汽车三巨头”的斗争取得胜利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已经将目光瞄准特斯拉。UAW领袖费恩预计,那些非工会公司将会像丰田那样,通过主动提高工资来阻止UAW的介入。

由于罢工影响,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都下调了2023年的业绩预期。10月24日,通用汽车发布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实现营业收入441.31亿美元,同比增长5.35%。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30.38亿美元,同比下降7.32%。通用汽车表示,部分原因是受到UAW罢工带来的影响,使得三季度利润减少约2亿美元。因为当时罢工还在继续,通用汽车撤回了140亿美元的全年利润预期。

10月26日,福特汽车发布的财报显示,其第三季度营收为438亿美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为12亿美元,同比增长245%。福特方面表示,罢工成本中约有1亿美元发生在第三季度。但第四季度初的罢工使公司损失了12亿美元,福特也撤回了全年利润预期。根据目前达成的初步协议,把工资提升25%,恢复生活津贴和其他福利,将使福特生产的每辆汽车的成本增加850-900美元,并使其利润率下降0.6%-0.7%。

Stellantis表示,尽管罢工导致收入受到影响,第三季度收入仍同比增长7%,达到451亿欧元。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销量增加、价格稳定、物流改善以及对电动Jeep Avenger等车型的强劲需求。罢工造成的更大影响可能会在它们的第四季度财报中体现出来。

此前,美国经济咨询公司安德森经济集团(AEG)发布数据显示,截至10月19日,UAW针对三大车企的罢工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已超过93亿美元,其中包括车企及相关供应商、经销商等损失。

据CNN报道,近几十年来,受廉价劳动力、更少监管、税收优惠和反工会法的吸引,许多汽车制造商纷纷迁往美国南方。南方每个州都有“工作权法”,允许工人选择不向工作场所的工会支付费用,即使他们受益于工会谈判协议,这就削弱了工会用于制定战略和集体谈判的财政资源。

而控制着美国约60%电动汽车市场的特斯拉无疑是UAW真正难啃的骨头。UAW过去曾尝试在特斯拉内部组织起来,但未能成功。特斯拉的加州弗里蒙特工厂(Fremont Factory)是工会力量遗留最深的地方。它最初属于通用汽车,然后由通用汽车与丰田汽车成立的合资公司运营。2010年,该工厂又经转手,成为特斯拉的第一家整车工厂。

据彭博社报道,目前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的员工已与UAW组建了一个组织委员会,这可能是尝试再次组建工会的第一步。去年,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NLRB)曾裁定,特斯拉多次违反劳动法,包括禁止员工穿着带有工会标志的衬衫,以及解雇一名工会活动人士。

今年3月,美国一家法院维持了NLRB的一项决定,认为马斯克的推文威胁违反了联邦劳动法。马斯克此前曾在推特(现在更名为X)上说,如果特斯拉员工加入工会,他们将失去股票期权。

北京商报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董萍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