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影像大赛揭晓获奖作品,XMAGE 诠释影像力量


美学大家朱光潜在年轻的时候,也就是约 100 年前,有一个「暴论」:

稍有美术口胃的人都觉得图画比相片美得多。

有意思的是,再往前大概 100 年,摄影这门技术刚刚出现,百年发展,影像之力量仍然贫弱,依旧不入行家之眼。

站在 200 年后的今天,当我看着 2023 华为影像大赛的获奖作品,感受现在影像力量的时候,不免生疑:为何朱光潜在年轻时候有此论断?

答案依旧在历史之中。

20 世纪初期,摄影艺术正处在剧变的节点,距离相机摄影概念诞生已经百年,但与今时今日我们对摄影的理解不同,在极长的时间里,摄影艺术,是对绘画艺术的一种模仿,拍摄之前需要确定主题,拟画草图,招募人员扮演角色,拍摄之后加工成摄影作品。

▲ (《Two Ways Of Life》,1857 年)

绘画主义摄影的高峰作品是《Two Ways Of Life》,不消解释就可以看出,这个时期的摄影作品在主题上有浓郁的宗教气息,在形式上又仿佛在临摹油画。

但相比于真正的绘画艺术,这种绘画主义摄影多少显得东施效颦,那时的摄影和现在的摄影,并不完全是一回事,技术和理念两道枷锁束缚了影像的力量,所以朱光潜才会褒绘画而贬摄影。

影像无声,但有力量

百年荏苒,如今我们的摄影方式和作品,早已和绘画主义摄影大相径庭。

11 月 6 日,2023 华为影像大赛落下帷幕,华为官方公布了此次大赛的 62 名获奖者,包括 3 名年度摄影师、17 名组别获奖者、34 名优胜奖、5 名学生特别关注奖,以及 3 名组委会推荐奖。这次大赛总共获得了来自近百个国家,超过 60 万件投稿作品。

年度摄影师的作品自然是体现这次影像大赛水准的最佳呈现,这三幅作品无言亦无声,但轰隆雷声,震耳引擎,以及鹰啸长空仿佛就在耳畔。

年度摄影师 Domcar Calinawan Lagto 的这幅获奖作品名为《龙云 Dragon Clouds》(由华为 P30 Pro 拍摄),当时菲律宾塔尔火山喷发,产生了高达 14 公里多高蒸汽羽流,引发极端天气,电闪雷鸣与火山喷发交织,形成了只此一瞬的奇观。

如 2023 华为影像大赛评委裴瞳瞳所言:

火山、雷电在远古时期被视为不可预知的神明力量。锋利又有力量的闪电刺破那如庞然巨物的火山云,四周黑暗的天空紧张地在凝视,云层中红色的裂缝中似乎还在进行着激烈的交锋。对于变化莫测的自然界这是非常难得捕捉到的一幕。

这是属于大自然当中的「决定性瞬间」。

另一位评委 José Ramos 说:

这幅作品具有好照片的所有特质,令人惊叹的精致光线吸引着观众的注意力,得以让眼睛浏览场景中的不同元素。这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经过精心策划并创造出杰作的经典例子。

影像的力量,在此时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此刻只有影像的力量,才能彰显大自然的力量。

绘画和绘画主义摄影,是无法拥有和彰显这两种力量的。

以小见大,《龙云》是对「相片不如绘画」的一次反击,更是摄影理念突破桎梏的遥相呼应。

20 世纪之初前后,摄影界对于绘画主义摄影开启了批判和反思,摄影家彼得·亨利·爱默生发表了《自然主义的摄影》,提倡摄影家走出殿堂,到自然和现实当中去寻找灵感。

至此,「美术应该交给美术家去做,就我们摄影来说,并没有什么可借重美术的,应该从事独立性的创作」成为摄影界的共识,摄影和绘画分道扬镳,迎来了属于自己在美学上独立性。

另一幅年度摄影师获奖作品出自来自中国山东潍坊的窦传利,作品名为《我本如鹰 临危不惧》(由华为 Mate 40 RS 拍摄)。

所有评委都一致认为,这幅特写作品饶有趣味的点在于丰富的细节,以及鹰眼里人的剪影。

特写之下的细节,以及细节当中的细节,构筑了摄影师和雄鹰之间的奇妙的联系,也更突出了「鹰眼」应有的锐利清晰。

与印象派画作背道而驰,手机摄影的高像素和高解析力,让细节特写成为一种流派,这也是一种只属于影像的力量,是摄影在美学上具有独立性的另一例证。

真实感、沁润感、通透感、呼吸感,这也是华为凝炼出来的 XMAGE 影像风格特点。

摄影挥别绘画主义之后,也有很多的发展阶段和各种各样的流派,甚至在拍摄设备层面,也有各自风格,因而也有了「德味儿」和「刀锐奶化」之类的调侃。

XMAGE 影像风格并非拍脑袋想出来的四个词,而是华为影像色彩研究团队汇聚了来自中国、芬兰、日本等分布在世界各地的 7 大华为研究所专家团队,囊括了艺术学、心理学、光学、色彩科学等 8 大研究领域,以华为影像大赛用户的投稿作品作为样本,经数年积累,整合全球研发,提炼而来。

这次华为影像大赛的诸多获奖作品,从不同层面与 XMAGE 影像风格相呼应。

▲(「好景不怕晚」组别获奖作品《露营 Bushcraft》,摄影师 Jeremiasz Sobolewski,由华为 P60 Pro 拍摄)

▲ (「你好 生活」组别获奖作品《向上生长 3 in a Row》,摄影师 Andreja Ravnak,由华为 Mate 50 Pro 拍摄)

▲(「远行」组别获奖作品《山中景》,摄影师王汉冰,由华为 Mate 50 RS 拍摄)

▲(「人像」组别获奖作品《沉思 Wistful Thoughts》,摄影师 Faizul Hisham bin Haji Mohd Dahalan,由华为 Mate 20 Pro 拍摄)

明明摄影师和影像作品都无声无言,为什么我们可以从花花世界当中的一瞬一帧感受到摄影师的想法?

我们能从《露营》里感受放松和惬意,从《向上生长》感到生机和生趣,在《山中景》里感受辽阔与高远,在《沉思》感到纯真与爱意,是摄影师的胜利,也是摄影的胜利,因为影像本身有效地传递了摄影师想要传递的信息。

如果《露营》整体亮如白昼没有明暗对比,如果《向上生长》花瓣晦暗毫无光感,如果《山中景》远近不分全然一色,如果《沉思》眼部暗淡周遭明亮,那么想必我们无法从影像作品中感受信息,感受美,感受力量。

一场影像大赛,两种景观,万种表达

有意思的是,虽然朱光潜年轻时候在自己的第一篇白话文著作里批判了摄影,但到了他年迈所著的最后一本美学读物《谈美书简》里,又仿佛释然,它对自然主义进行了扬弃,也暗合了摄影艺术的发展。

朱光潜这观念转变的一甲子时间里,恰是摄影技术和艺术飞速发展的时期。

布列松、卡帕、布拉塞等等名留青史的摄影师活跃在这一时期。

在《谈美书简》当中,朱光潜引用了画家德拉克洛瓦的名言「自然只是一部字典而不是一部书」时说:

我们在欣赏一片山水而觉其美时,就已经把自己的情趣外射到山水里去,就已把自然加以人情化和艺术化了。

另一幅 2023 华为影像大赛年度摄影师获奖作品,能够契合这样的美学理解。

▲(年度摄影师 Piotr Cebula 作品《航空展 Airshow》,由华为 P40 Pro 拍摄)

评委陈小波对这幅作品的评语是:

山、河、树、花、人与事物就在那里,但为何有人永远拍出和别人不一样的山、河、树、花、人?原因在摄影师的心理景观差异。在这幅照片中,摄影师的心理景观决定了他的观看方式的与众不同。

朱光潜对于自然主义的扬弃之处在于,他认为,审美的进阶应当是从「自然美」当中发现「艺术美」,甚至还可以从「自然丑」当中发现「艺术美」。

在 2023 华为影像大赛「组照故事」组别当中,有一组名为《遗》的照片,恰好是一种取法自然,于破败中寻找美感的例证。

类似的,「艺术与时尚」组别当中,优胜奖作品《老窗的风景》亦是于老旧中寻找新生,于历史中挖掘沉淀。

▲(「组照故事」获奖作品《遗》,摄影师万贲,由华为 Mate 40 拍摄)

▲ (「艺术与时尚」组别获奖作品《老窗的风景》,摄影师陈剑芳,由华为 P40 Pro+ 拍摄)

著名风光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之前说:

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

至此,同一个理念,被画家德拉克洛瓦,美学大家朱光潜,赛事评委陈小波和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用四种方式表达出来:摄影不仅是用相机获取眼前景象,更是用相机表达摄影师的自我情趣和心理景观。

其实,也远远不止这四种方式,在 2023 华为影像大赛获奖作品中,其实每一幅都在做这样的表达。

▲(「艺术与时尚」组别获奖作品《红色生活 Red Life》,摄影师 Daiva Seibeliene,由华为 P40 Pro 拍摄)

▲(「远行」组别获奖作品《百万星级酒店 1 Million Stars Hotel》,摄影师 Pierpaolo Salvatore,由华为 P40 Pro 拍摄)

▲(「艺术与时尚」组别获奖作品《晨山晓水》,摄影师李兆民,由华为 Mate 40 Pro 拍摄)

这三幅作品风格各异,场景也完全不同,有寻常家居场景,有人迹罕至的远山户外,也有风景名胜,但共同之处在于通过作品我们能看到摄影师内心的心理景观。

《红色生活》背后是一种热烈的生活态度,《百万星级酒店》有以天为被地为席的自由旷达,而《晨山晓水》好似中国古代文人寄情山水挥洒丹青的淡泊。

古今中外,山川路屋,莫不成景。

华为影像大赛的包容性产生多样性,多样性让赛事作品百花齐放精彩纷呈,可以看到,相比于其他的一些移动影像赛事,华为影像大赛无论是组别、题材,还是国别、风格都呈现更为多样的面貌。

这固然有华为在国际化上的优势,也其实是华为影像能力在国际层面和大众层面都深入人心的原因。华为消费者 BG 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说:

华为希望让手机成为人们发现美好、记录美好的重要工具,帮助用户随时创造出充满力量的作品。同时,作为全球更具影响力的影像赛事之一,大赛鼓励越来越多的人用移动影像表达情感、彰显自信,并追寻心中的「影像力量」。

至此,影像力量,用户表达和赛事力量形成正循环,「遥遥领先」至此也适用于这项赛事。

XMAGE,技术升级,艺术升维

约 200 年前,法国人尼埃普斯在家里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张摄影作品《窗外景色》。

这幅如今看来非常模糊的作品足足花了他 8 个小时的曝光时间,这样漫长的曝光时间意味着现今流行的「抓拍」概念绝无可能。

技术,和理念一样,在很长的时间里限制了影像力量的发展,理念解放必须循着技术进步的路径,所谓「决定性瞬间」背后,必须是相机的快门速度和器材的感光度都到了一定程度才可以实现。

马格南图片社创始人布列松的几幅传世名作要说拍摄难度有多大并不见得,但就是一瞬间的姿态和神态被抓住了。

此类作品在历史上其实也有不少,当然在这次华为影像大赛里也比比皆是。

▲(「远行」组别获奖作品《飞翔 In Flight》,摄影师 Evgeny Felinger,由华为 P40 Pro 拍摄)

▲(「你好 生活」组别获奖作品《死亡之吻》,摄影师关陟远,由华为 nova7 拍摄)

▲(「远行」组别获奖作品《跳水》,摄影师李禄,由 Mate 30 Pro 拍摄)

无论再怎么执拗于相机摄影的人都需要承认,移动摄影的优势在于它总是离用户的手更近,因而让「决定性瞬间」更容易被抓住,更容易被普通人抓住。

实际上,在 2023 华为影像大赛诸多获奖摄影师当中,职业摄影师比例并不高,大半作品都是各行各业的人业余所得。

人人都可以拿出手机拍出好照片,技术的力量居功至伟。

比如,在硬件和算法两个层面的加持下,Mate60 Pro 和 Mate 60 Pro+ 新增了「风驰闪拍」功能,能够让用户在极短时间里抓拍到主体明确,细节清晰的照片。

换言之,这就让普通用户获得「决定性瞬间」的能力再次提升。

不仅如此,也有摄影理论说「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拍得不够近」,长焦、微距乃至高像素都是为此服务的。

▲(「远行」组别获奖作品《冰川健行》,摄影师陈常红,由华为 P40 Pro 拍摄)

▲(「艺术与时尚」组别获奖作品《紫色宇宙 Violeta Cósmica》,摄影师 Betsy Lorena Ramirez Gallego,由华为 P30 Pro 拍摄)

于是乎,我们就可以看到,无论是远处冰山上行走的队列,还是细微处紫罗兰被风吹散开来的花粉,都能被手机镜头所捕获到。

▲(「好景不怕晚」组别获奖作品《孤独 Alone》,摄影师 Haralds Filipovs,由华为 P40 Pro 拍摄)

▲(「好景不怕晚」组别获奖作品《蓝调时刻的居民区》,摄影师孙资众,由华为 P60 Pro 拍摄)

特别需要提出的是,「好景不怕晚」组别是专为夜景场景而设,以往手机摄影难以克服的难点场景,正在被一一解决,夜景就是华为最先攻克的场景之一。

这背后,恰好就是 XMAGE 影像在技术,包括光学系统、机械结构、成像技术、图像处理四大成像模块,从光机电算四个维度综合进步的结果。

可能世上甚少有精细如手机镜头这样的事物了,光机电算说来简单,实际极为复杂精妙,比如自由曲面镜头,可以解决广角畸变的问题;潜望式摄像头,可以解决长焦镜头和机身厚度的矛盾;光学防抖结构,可以平衡手持摄影和曝光时长的对立;RYYB 传感器相比于 RGB 传感器能够获得更多进光量;多帧合成与 AI 计算能够让画质更进一步……

▲(「好景不怕晚」组别获奖作品《古桥夜色》,摄影师张炜,由华为 P40 拍摄)

《古桥夜色》利用长曝光功能,获得了两种迷人的效果:流水仿佛云雾氤氲开来,流萤之光星星点点,轨迹可寻。

再回看年度摄影师作品《龙云》和《我本如鹰 临危不惧》的时候,亦能品出其中技术层面的精妙,如果不是夜景能力进步,手机相机解析力的升级,这样的获奖作品也未必存在。

技术的升级,带来了艺术的升维。

当我们觉得 XMAGE「真实感、沁润感、通透感、呼吸感」太主观太感性的时候,华为做的是通过跨部门跨学科将其技术化理性化。

再回到历史的维度,过去我们讲摄影历史,讲的依旧是相机的摄影历史,但移动摄影正在铸就属于自己的历史。去年华为终端 BG 首席运营官何刚说:

华为和徕卡的合作过程中,双方是互相成就的。但面向未来,能够看到传统影像和移动影像的差距,使得我们认为要持续构建自己的能力,才能迈向未来。所以我们发布了华为影像 XMAGE,代表华为坚定的选择,是「以我为主」构建自己的能力。

一言蔽之,华为已经认识到,移动影像势必要单走一条路,构建专门的技术力量,而非与传统影像同辕同辄。

只此,格局骤显。

至此,影像的力量,赛事的力量和技术的力量之间的交融终于可以厘清:华为在光机电算技术层面上帮助实现 XMAGE「真实感、沁润感、通透感、呼吸感」的风格特点,也让人人都可以拍出好照片;XMAGE 风格化影像,让影像的力量更为彰显;人人参与,万千幅带着影像力量的作品,共同构筑出专属于华为影像大赛的独特力量,即国际化、多样性、技巧性,高超的艺术水准和人文价值。

当早些年华为在民间已经等于「拍照好」的时候,这次影像大赛告诉我们「华为拍照可以好到什么程度」,以及「为什么会这么好」,以及,「未来还会更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