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 7 年打造,迪士尼冰雪奇缘园区最大彩蛋竟是它 | 对话幻想工程师

一个(亚)热带城市开冰冻公园,代入感略弱,哈哈

上周,当我们在香港迪士尼乐园分享世界上第一个冷冻主题公园的第一手体验时,一位读者留下了这条评论。

真的,香港是一个11月平均气温能达到25℃的城市。在这里打造一个“冰雪魔法”的世界,必然充满挑战。

幸运的是,一向以“做梦”著称的迪士尼“梦幻工程师”,在七年的建设过程中找到了实现的方法,也将港特色变成了这个“魔法世界”中最大的亮点之一。

▲焦雅馨和邓在“幻雪仙境”

通过对华特·迪士尼幻想项目执行创意总监Michel den Dulk和华特·迪士尼幻想项目(亚洲)高级制作人焦雅欣的采访,我们发现了鲜为人知的设计细节,一窥沉浸在精彩世界中的背后的秘密。

从“绊脚石”到“灵感宝石”

冰冻世界没有冰雪怎么做?我们必须面对的挑战之一是制造冰。

邓是这么说的。

同时,他也提醒我们,《冰雪奇缘》第一部中的阿伦德尔王国其实是在夏天,到处都是绿树。只有当艾莎的魔法失控时,阿伦黛尔才陷入寒冬。

这就为故事机创造“夏雪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一个快乐的夏天环境中构建世界。

▲“幻雪仙境”全景照片

温暖的气候从绊脚石变成了灵感宝石,激发了一个新的节日来纪念安娜拯救艾莎和阿伦达尔王国的“真爱行动”。

我们平时讨论迪士尼乐园的时候,经常会用“高度还原”之类的话来形容迪士尼乐园对原著的忠实程度。

但在我看来,迪士尼最好的地方不是故事的“复制”,而是它的“创造”——新的故事和丰富的细节,让你走进故事中的世界,而不是电影本身。

而这个专为香港迪士尼乐园打造的节日,成为了我们进入《冰雪奇缘》世界的切入点,这个世界是属于踏入乐园的人的。

▲公园里的“夏雪节”元素。

当然,这个内容还是属于IP世界的,其他背景设置必须符合原著世界。

我们可以看到电影与非电影统一的小镇建筑,灵感来自挪威的巴勒斯朗村和卑尔根市——色彩鲜艳的木质建筑,不对称的设计,极具地方特色。

▲ Adel Harbor餐厅不仅采用不对称设计,还呼应了艾莎和安娜加冕时的颜色。

阿伦德尔城堡的设计灵感来自起源于12世纪的木制教堂。工匠们用木材来解释以花岗岩为主要材料的罗马式建筑风格。

问题是香港常年湿热,加上靠近海洋的咸空空气,不好用木头。

拍电影和乐园的一个很大的区别是,电影里的实物不需要保存,但是乐园里的东西要保存很久,要经得起风雨,经得起客人的长期触摸。

为了满足这个要求,小城镇里看似木质的建筑外立面,其实都是混凝土的。

它们基本上都是用混凝土制成,在工厂里手工雕刻,成型,注入材料,然后用模块化的方式进行安装和涂装。

焦雅欣向我们强调,虽然选材要因地制宜,但最终产品必须看起来像木头才能符合故事情节,需要非常漫长复杂的过程。

装饰了整个公园,有艾莎“魔法祝福”的冰雪元素,也面临着环境的挑战。

▲挪威布里克斯达尔冰川的冰川舌让人不禁怀疑现实世界中是否有一座城堡藏着艾莎。图片来自何震。

比如阿伦代尔城堡的冰雪元素就不能用树脂做,因为它易燃,不符合安全标准。

最后,幻想工程团队选择玻璃作为城堡上冰雪的魔法元素,这大大增加了项目的难度,因为无论是在安装还是制造过程中,它们都非常脆弱。

▲艾莎的冰雪宫殿(一)和挪威布里克斯达尔冰川的冰川舌(二)让人不禁怀疑挪威冰川中是否隐藏着真正的冰雪宫殿。

不仅建筑难做,“景观”也很棘手。

如果你留心的话,你会发现公园里的“河”是蓝色的,就像在挪威拍的很多照片一样。

邓杜文告诉我们,如果只剩下淡水,它看起来就像一个现代游泳池。于是幻想工程师决定把水染成蓝色,“以增加可信度,让人们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这是一条深蓝的河。”

此外,焦亚新还指出了河水治理的另一个重点:

想象你这里有一个池塘,那里有一个港口。会发生什么?蚊子。

幻想工程师还在水中添加了氯等化学物质,不仅可以防止蚊子滋生,还可以防止真菌生长,保持环境舒适。

说到山地景观设计,邓尤为自豪。

经过复杂工程设计和手工雕刻的人造山很美,但最棒的是香港大屿山也融入了“幻雪”的山景。

我觉得这是整个项目最好的成果。

▲融入公园的大屿山(上)和布里克斯达尔冰川附近的山景(下)

与电影不同,公园里的游客可以360度自由体验故事的世界,所以奇幻工程师要保证公园里各个角度的风景都不会“令人失望”。

在加州迪士尼乐园建造“汽车总动员”园区时,幻想工程师团队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想办法屏蔽原本可以在园区内看到的外部环境——用人造山和汽车尾巴隔离外界。

如果《冰雪奇缘》真的以全雪为主题,绿色的大屿山可能会成为一个被“处理”的元素。

在夏季主题和其他人造山体设计的衬托下,成为整个空的点睛之笔,使公园的景观更加开阔深远,也成为香港公园的一大特色。

这是我们第一次成功地拥抱天堂之外的风景,并把它变成我们故事叙事的一部分。

你只能在这里做。

迪士尼乐园,你为什么沉浸其中?

公园还是很沉浸的吧?

我在提前体验《幻雪仙境》的时候,一个同事跟我说了这件事。

的确,“沉浸感”有点像21世纪娱乐体验的“圣杯”。

第一个诞生的《阿凡达》,草间弥生的Infinity Mirror Rooms,Apple Vision Pro,拉斯韦加斯的LED“大球”球体,当然还有迪士尼乐园,都有巨大的沉浸魅力。

▲拉斯维加斯的球体,来自Wired。

但是“沉浸”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全神贯注?感官现实的完全欺骗?真的相信一切都是真的吗?

焦雅馨在和我们分享的时候,也提到了公园的实现就像是“梦想成真”——让喜欢《冰雪奇缘》的大人和孩子看到,一切都成真了。

想起在公园体验“小森林世界”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把它定位为“沉浸式剧场”。

扮演安娜和艾莎的演员在观众席上“表演”。我们可以参与学习艾莎的“魔法”,选择自己喜欢的小精灵。最后,艾莎表演魔术的时候,我们还是被冰雪魔术包围着,感觉棒极了。

但是在欣赏的过程中,我一直知道艾莎和安娜并不是真的艾莎和安娜,因为我也在默默感叹,“安娜的演员真的很适合演安娜!”」

那丝毫不影响我对这种“沉浸”体验的享受,反而让我在听到问题后对什么是“沉浸”更加困惑。

我们知道迪士尼的一切都是假的。为什么我们如此愿意和喜欢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奇怪的是,即使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假设在一个光谱中,我们在讨论“欺骗”时仍然相当二元。

要么你能感受到沉浸式体验的艺术,要么你就是感受不到。

艺术评论家杰克逊·阿恩在《纽约客》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他去体验了拉斯维加斯的两大景点——球体和艺术家迈克尔·黑泽尔创作的最大的现代艺术作品“城市”,产生了一个有趣的感悟:

幻觉和觉醒的结合比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单独存在都更令人陶醉。

当你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处于一个特定的人造幻想中时,你会更加享受这个幻想。

同行的一些媒体说,他们只有在迪士尼才“能够和敢于”坐旋转木马:

因为在迪士尼,没人在乎你的年龄和身材,所以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我想起邓杜文以前用过一个词“可信度”。将河流染成蓝色给了人们一个可信的理由,认为它是自然界中一条蓝色的河流。

当我们为了《冰雪奇缘》中的“雪山雪橇”排队一个小时的时候,我们知道自己在“幻觉”中,会很欣赏幻觉工程师为队列设置的细节空:

奥昆不时从桑拿房里探出头来;

《快到你的时候了》奥昆桌上的“绝密设计”;

结束后的出口路上还挂着一张地图。

▲水里的龙是从隔壁的“迷离大宅”逃出来的吗?

都是幻想工程师留下的信号,他们坚定的眼神告诉你,“你随时可以进来,我们有你。”

我似乎更明白了为什么大屿山融入“幻雪仙境”山景是整个项目的亮点。

无缝融入虚幻的现实,那不就是天堂里的我们吗?

图片由和爱范儿拍摄,关于布里克斯达尔冰川的图片均来自何。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