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墙看电视,花钱买表扬:警惕农村远程教育的形式化问题


随着数字乡村建设运动的展开,村两委的数字硬件设施不断完善,数字化水平不断提高。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何有效利用好村两委的数字化设施成为一个重要现实问题。

从调研情况来看,随着信息化基础设施在村庄的普及,全国各地的村两委也基本都配备有数字化电视,以便于展开远程教育学习,提高村民数字修养,提升党员干部服务能力,更好助力乡村人才振兴。但在实践过程中发现,借助数字媒体展开乡村远程教育也存在着“给墙看电视”“花钱买表扬”等问题。

“给墙看电视”

十月份在豫南调研发现一个诡谲的现象是,村干部每天去村部的第一件事情是打开会议室里的电视机,播放央视7频道、13频道的新闻,以及各大卫视、全国党员远程教育频道上的学习视频,晚上下班的时候关掉电视机,甚至有的村庄专门安排负责每天去村委开关电视的村干部。

但现实中,除了召开村民代表或村两委会议以外,村里的会议室一般没有人去,所以整个村部除了办公的干部以外,天天都飘荡着会议室里电视机新闻的声音。村干部也调侃,“在给墙看电视”。乡村远程教育建设远未融入百姓日常生活中,未能发挥其应有的助力乡村振兴功能,反而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

这里涉及两个问题,首先是为何村里的远程教育“只有墙看”,其次是,为何没人看还要播放,“给墙看”。

就村里的远程教育“没人看,只能给墙看”的问题而言,首先是因为硬性的远程教育学习任务与农村日常生产生活不符。由于远程教育学习任务多为自上而下布置,是常态化的行政任务,没有考虑农村的生产生活需求。

“平时白天大家都在外面忙,没人有时间来学习,农忙的时候连党员、村民代表会都要为农忙让路,而有较多空闲的多为高龄老人并无学习需求,所以常年只能让墙学习。”且学习内容也多为理论性、时政性的新闻,对村民生产生活并无太大帮助,学习内容对村民缺乏吸引力。

其次,远程教育获得途径的多元化,也降低了村民对去村两委接受远程教育学习的需求。当前农村农民家庭数字化普及程度高,《数字中国发展报告(2022年)》显示,2022年我国互联网普及率达到75.6%,城乡地区互联网普及率差异同比缩小2.5个百分点。

电视机、手机等数字设备在农村早已十分常见,其知识学习渠道来源更加多元便捷,且村两委电视播放的学习内容和村民在手机、电视上看到的并无太大差异,所以农民可以随时随地学习,而不必专门去村委学习。

花钱买表扬

至于为何会出现远程教育没人看却一定要“给墙看”的问题,主要原因在于政府对远程教育的硬考核。调研了解到,上级政府对村庄有远程教育学习任务,并纳入对村干部的考评中,每月必须达到一定的时长,否则就会被乡镇通报批评。累计学习时长成为衡量基层远程教育学习状况的唯一标准。

在远程教育学习界面内,后台实时滚动更新着村、乡镇、县、市以及全省的学习时长排名,虽然这类排名并无每月最低观看时长的约束,但是每月排名靠后的村庄则要被批评,使得各个村庄都被迫努力刷时长。

起初,有些村也并不当回事,村支书发现没人且不会有人来村部看电视学习,就认为没必要打开电视机。但是后来发现,每月排名靠后村庄则会在乡镇召开的大会上通报批评,还要面临“领导约谈”的风险,使得村庄不得不必须学习,即使没人看,但电视机一定要打开。

以调研所在村庄为例,因为没人去看电视,所以一开始该村并不重视远程教育学习,结果被乡镇通报批评,且村书记也被乡镇约谈,村书记马上整改,要求值班干部每天打开电视机,刷时长。到下个月果然成为了“进步很快的村庄”,并得到了乡镇领导的表扬,而村书记则调侃,“自己是掏点电费钱,花钱买表扬。”

而据了解,在县乡两级也是类似的考核逻辑,即如果某乡镇或某县的总体累计时长排名靠后,则该乡镇政府或县政府会作为一个整体被通报批评,“领导是首要责任人”,所以县乡两级政府也十分重视,到村里则变成了无条件执行。

给“墙看电视”,除了每月多花了几十元的电费以外,对村庄治理也产生了不利影响。

首先是,远程教育理念被异化。提升后的硬件设施与教育资源本应该是结合基层实际需求以提升普通村民、党员干部的数字化素养与为人民服务能力,更好助力乡村人才振兴。但是在现实中却变成一种自上而下的刚性化要求与行政任务,成为基层的常规工作安排,难以发挥远程教育应有的功能作用。

其次,加剧基层体制空转,助长基层应付心理。调研所在的村庄,从10/1日至10月15日,累计观看时长为150小时,全省十月份前半月排名最高的村庄观看时长更是高达250小时以上,这也就意味着,15天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在“刷时长给墙看”。

对村干部而言,因为上级考核的存在,他们从可以有选择性的忽略掉一些形式主义工作,变成必须完成这些工作,从不理解这种形式主义意义何在转变为一种“麻木”配合上级形式主义要求的状态。久而久之,村干部每天也都习惯了这种无意义、无价值的工作,只要不被月底考核问责,上级让干啥就干啥,“应付也要有应付的样子”。

针对上述问题,具体可以从以下两方面入手。

第一,合理安排远程学习任务。当前农村远程学习教育多为自上而下的、行政要求导向的学习安排,“上级让看什么就看什么”。为此应更注重农村基层的实际状况,灵活调整远程教育学习安排,软化远程教育考核要求,以避免农村无效化、形式化的学习。

第二,创新远程教学习内容。让远程教育学习更贴合农民生产生活实际,提升学习的吸引力。也就是提供与当地生产生活需求相匹配的学习资源。当前远程教育学习特征过于千篇一律,要么多为思想教育学习,要么只能以播放新闻的形式学习,学习体验差,应针对农村发展短板,不断创新远程教育学习内容,让远程教育能更贴合农民实际需求,更好指导农村生产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