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宫斗没有赢家

作者|黄宇,常,李

编辑|张晓玲

世界顶级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的一场宫斗闹剧,变成了一场“集体自杀”,最后似乎复活了。CEO奥特曼回归,但董事会重组。

然而,这场闹剧背后的根源——人工智能研究的公益性与商业性的冲突依然存在。

这场闹剧没有谁是赢家。OpenAI风雨交加,令人心痛;微软也自曝是重要股东,没有绑定bug在OpenAI上;几个挑起战争的人甚至被踢出了董事会。

作为领先的人工智能公司,OpenAI也没有逃脱硅谷创业公司动荡的命运。类似的情节在苹果、甲骨文、特斯拉等公司都有发生。

这背后的故事,就像人类社会几千年来发生的政治斗争一样,并不新鲜。

作为一个非盈利实体,OpenAI与商业子公司的矛盾并没有因为奥特曼的回归而得到解决。进化过快的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到底有多大,仍然是顶尖AI公司一直不得不面对的拷问。

整个故事和斗争的根源,其实是OpenAI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人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这很讽刺也很可悲。就像《西部世界》的阴郁基调。谁也不知道前面的路是好是坏。

王者归来

作为人工智能之父,OpenAI的CEO奥特曼是过去一年全球最炙手可热的商业明星,却被自己的公司赶了出来。

四五天几经反转,最初被开除的奥特曼又回来了。

11月22日,OpenAI在X上宣布,公司已经原则上达成协议,奥特曼重返OpenAI担任CEO,连同新组建的董事会。

作为奥特曼回归的先决条件,此前驱逐他的董事会也完成了洗牌。

OpenAI的董事会此前由六人组成,三名OpenAI高管和三名非员工董事,包括:董事长兼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基弗(Ilya Sutskever)和首席执行官奥尔特曼(Altman)以及亚当·D & apos;安吉洛,塔莎·麦考利和海伦·托勒。

奥特曼和布罗克曼离开后,OpenAI董事会只剩下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基弗(Ilya Sutskever)和三名独立董事。

OpenAI这次公布的新董事会名单中,除了Adam D & apos安吉洛,领导“宫殿革命”的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基弗、塔莎·麦考利和海伦·托勒都被淘汰了。

新的董事会增加了两个人。Bret Taylor曾是Salesforce的联席CEO,现在是脸书的首席技术官,负责长期技术发展方向的管理,并主持了News Feed、搜索和脸书平台的开发;拉里·萨默斯是美国前财政部长。

这是一个非常不完整的列表,其他人还在讨论它。知情人士透露,奥特曼最终可能会加入董事会。OpenAI仍在决定保留哪些现任董事会成员。

还有消息称,微软可能在OpenAI的董事会中有代表。

前两天想到接纳奥特曼等人的微软CEO塞特亚·纳德拉表示,她对OpenAI董事会的变化感到鼓舞。“我们相信,这是迈向更稳定、更知情和更有效治理的重要第一步。”

不得不说微软在整个事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起初,OpenAI宫斗爆发后,微软也一脸不解,市值蒸发近2%,几乎损失一个JD.COM。

纳德拉很快开始力挽狂澜——在美股启动前抢走了萨姆·奥特曼和格雷格·布罗克曼,没有让他们出去另立门户,也没有让他们被谷歌等竞争对手挖走。这使得微软股价飙升,局面得到控制。

但必须强调的是,这场宫斗闹剧的发生,凸显了微软与OpenAI关系的不稳定。

作为全球市值第二大的公司,微软对OpenAI超过130亿美元的投资并没有买到足够的影响力。对于OpenAI,微软没有董事会席位,也没有控制权。

自今年1月追加投资OpenAI以来,微软市值在此期间增长了近1万亿美元,在科技巨头中遥遥领先。这个错过了移动转型的科技巨头,在新兴科技竞争中再次跑在了前面。

根据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虽然营收已逼近3000亿美元,但AI仍将创造显著的新增长空,微软未来三年的年均营收增长有望达到14%。

微软需要一个管理更加稳定的OpenAI,也可以通过吸收OpenAI的人才来培养自己的内部AI部门。纳德拉必须让微软的大客户知道,微软的重要代码和竞争优势不会被硅谷的肥皂剧干扰。

所以接下来,微软大概率会派自己的代表进入OpenAI董事会。

盒子已经被打开了

虽然OpenAI palace暂时停了下来,但整件事暴露出来的隐忧仍在搅动着硅谷和世界的神经。

最初,根据OpenAI董事会的说法,奥特曼被开除是因为“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不够诚实”;OpenAI的几位现任和前任员工认为,Sam altman和OpenAI前总裁Greg Brockman在开发和推出新产品方面过于激进。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奥特曼离职前四天(当地时间上周一),几名研究人员致信董事会,称一项新发现可能会威胁到人类。这封信成了奥佩纳“龚都”剧的导火索。

简单来说,OpenAI发明了一项新技术,或将为其实现超级智能(即通用人工智能AGI)的突破提供可能。奥特曼主张应用的大众化和商业化,而另一个核心人物伊利亚则比较保守,这可能引发了董事会层面的斗争。

事实上,当奥特曼创造性地在OpenAI的非盈利组织下成立盈利实体公司,并推出ChatGPT时,他就与魔鬼做了一笔交换资金的交易,开启了AI的超级进化之路。

OpenAI一夜之间颠覆了人工智能的格局。奥特曼也因此成名。

2023年6月,OpenAI表示,非营利组织的主要受益者是人类,而不是OpenAI的投资者,但奥特曼的使命是建立一个世界领先的人工智能公司,这两者会相互冲突。

有投资者认为,奥特曼的回归和董事会的重组,反映了几乎所有员工都赞成公司发展到盈利和服务投资者,而不是最初的非盈利和服务人类发展。

“保守派输了,OpenAI背离了初衷,成了标准的硅谷公司。这可以理解,但还是有些遗憾。”

而人类,在自己创造的传奇商业故事中,正走向一个不可预知的未来。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