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天才们的闹剧,从第一天就注定无解

OpenAI风波还在继续,大家一次次吐槽,太戏剧了。

本周最令人震惊的消息是OpenAI政变,OpenAI首席执行官萨姆·奥特曼和老将格雷格·布罗克曼都出局了。目前最新的进展是,95%的OpenAI员工联名要求奥特曼回归,并以辞职的方式推翻董事会。最初发起强迫宫殿的伊利亚·苏茨基弗也是签名者之一。

OpenAI内部矛盾已经不是第一天了。

两条路线之间的争论

首席执行官奥特曼和首席科学家苏茨基弗之间的分歧已经显现。

萨姆·奥特曼此前曾表示,OpenAI已经开始构建其下一代人工智能模型GPT-5。但它需要长期合作伙伴微软的进一步投资才能实现。奥特曼希望筹集更多资金,用于大型AI模型的训练、微调和安全测试。

OpenAI的首席科学家Sutskever曾经表达了完全不同的立场:他的首要任务不是创造下一代GPT,而是研究如何防止人工智能失控。

他们对公司发展路线的分歧由来已久。在OpenAI开发者大会上,奥特曼公布了GPTStore利益共享计划,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截图显示,一名自称“了解情况”的人说:

(截图来自reddit)

“OpenAI工程师担心,在利用ChatGPT炒作的竞争中,技术会在没有经过充分安全审查的情况下被匆忙推向市场。但是奥特曼冲在了前面。他就是这样的人。别听我们的

似乎他的重心越来越放在名利上,而不是坚持我们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非营利组织的原则。他做了单方面的商业决定,以盈利为目的,背离了我们的使命。

当他提议GPT商店和收入共享时,这就越界了。这表明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受到了威胁,因此董事会做出了解除他CEO职务的艰难决定。

格雷格也面临一些责任,辞去了他的角色。他实现了萨姆的许多令人不安的指示。”

好像是非盈利路线和盈利路线之争。但其实矛盾来自于OpenAI本身的矛盾结构。

OpenAI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也是一个营利性组织。但是,非营利组织的愿景大于公司的营利组织属性。作为控股公司,应该以盈利为目的,但在这里,公司的盈利属性应该从属于“非营利组织的愿景”。

问题就出现了。培养一个大模特需要钱,但不能用爱发电。如何平衡非盈利愿景和盈利属性?在这个问题上,OpenAI内部矛盾重重。如果坚持盈利,可能会违背“非营利造福全人类”的初心。但是现在主张盈利的萨姆·奥特曼因为坚持非盈利的初衷被炒了,所以现在董事会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以后的钱从哪里来?毕竟大模特需要烧很多钱。

之前OpenAI也不是没有“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其实公司这种奇葩制度的出现,本身就是为了解决“公益组织不能用爱心发电,却需要钱培养大模特”的问题。

矛盾的公司结构

这种矛盾的企业结构的起点,原本是一个作为非营利组织的公益性人工智能开放研究实验室。

萨马尔特曼和埃隆马斯克2015年在帕洛阿尔托的一个小型宴会上相识。因为对人工智能的共同兴趣,他们决定联合建立一个致力于人工智能研究的开放实验室,命名为OpenAI。然后他们聘请了来自谷歌的研究员伊利亚·苏茨基弗(Ilya Sutskever)担任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家。

他们共同为致力于维护全人类安全和利益的OpenAI设定了一个目标——“人工智能对齐”。什么是「人工智能比对」?简而言之,就是让AI系统与人类价值观的利益保持一致,防止AI因为违背人类利益而做出损害人类安全和利益的事情。这是OpenAI最初的愿景。

公益视野和商业融资的双重属性也为以后的矛盾埋下了伏笔。OpenAI是一个致力于公益愿景的非盈利实验室,但是它所从事的人工智能研究是一个需要持续燃烧巨额资金,需要持续融资的事情。

OpenAI最初接受捐款,ElonMusk承诺捐款10亿元,但ElonMusk最终因理念不同分道扬镳,停止捐款。《连线》杂志曾报道,马斯克曾承诺在几年内为OpenAI捐赠10亿美元,而当马斯克和OpenAI分手时,他的捐赠只有1亿美元。

普通公司需要钱,可以出售股份作为未来回报,换取资金支持当前发展。但是OpenAI是非营利机构,不能像营利机构一样卖股份融资。它需要钱,但也需要维护公益。

大型号研发不能停止烧钱,萨姆·奥特曼调整公司股权结构:

2019年3月,OpenAI分为OpenAI Inc和OpenAI LP两个实体。OpenAI Inc作为控制核心,致力于公益愿景,保持非营利性质。OpenAI LP作为一个盈利实体,用于商业融资。

在这种架构的支持下,OpenAI在同年获得了微软10亿美元的融资。微软前后五次投资OpenAI,作为回报,它获得了49%的股份和股息,但这49%的股份只存在于该公司OpenAI LP,而不存在于控制实体OpenAI Inc。因为OpenAI Inc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决定了OpenAI的发展方向,而且只受董事会控制,所以微软并不拥有OpenAI的决策权。

2022年11月,OpenAI推出了对话式应用ChatGPT,短短两个月就收获了上亿用户,具有巨大的商业变现价值。随后在2023年6月,OpenAI进行了第二次架构调整,成立了OpenAI Global,LLC来取代原来的OpenAI,L.P .,这次是为了商业化和分红的方便。然而,OpenAI Global,LLC仍然由非营利组织OpenAI Inc .的董事会控制

萨姆·奥特曼在OpenAI Global,LLC推动商业化的行为引起了OpenAI Inc董事会的不满,董事会认为萨姆·奥特曼激进的商业化措施忽视了安全性,阻碍了OpenAI实现人类安全的目标。OpenAI Inc董事会的目的是确保OpenAI保持“人工智能结盟”的初心。

2023年11月6日,萨姆·奥特曼在OpenAI开发者大会上公布GPTstore计划后,激进派和安全派的矛盾在空之前愈演愈烈,最终出现了11月18日董事会成员4: 2驱逐OpenAICEO的戏剧性一幕。

我和Charles Cheng(程倩,加州执业律师,耶鲁法学博士,斯坦福亚太校友会副主席)聊过董事会开除CEO Silicon Star Pro的事情。他认为OpenAI董事会罢免奥特曼的程序没有任何不合理之处。“理论上,董事会做出的决议是有效的。即使作为非营利组织OpenAI,罢免CEO的决议仍然有效。”

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OpenAI的CEO应该向董事会报告。至于Remove的CEO,也要看机构的章程。比如在OpenAI的“召回风波”中,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其董事会只负责一个目标,即致力于“人工智能对齐”。也就是说,只要董事会认为阻碍了这一目标的实现,就有权通过决议开除他。

OpenAI的问题在于,非盈利组织OpenAI Inc的董事会控制着该公司的盈利组织OpenAI Global。营利性组织对CEO的考核标准是负责股东利益最大化的能力。然而,OpenAI Inc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对CEO的考核标准只有一个:“是否推动人工智能的对齐”。

当OpenAI Global处于OpenAI Inc董事会的控制之下时,即使是营利性组织OpenAI Global的一流CEO,一流CEO仍然可以被非营利性组织OpenAI Inc的董事会开除,因为考核标准不同。

目前无解,这就是OpenAI的困境。

“召回风波”对OpenAI造成了负面影响。一些中小企业担心自己依托OpenAI的业务会被禁止接入;原本打算加入GPTStore的创业者担心奥特曼会离开,导致GPTstore计划暂停;

也有原本打算在GPTStore中构建应用的开发者。因为担心GPTstore计划不可持续,他们打算转向OpenAI的所有者和竞争对手微软Copilot Studio。

硅谷企业家詹姆斯(James)告诉Silicon Star Pro,已经有很多初创公司在寻找其他解决方案,未来不信任OpenAI的人会更多。很多人都在转投微软。也许一些后来的创业公司会更少依赖OpenAI API,这些开发者会更多使用llm finetune。”

他说当我看到OpenAI发布的GPTs助手和GPT商店的时候,我以为OpenAI要称霸世界了,谁知道转眼就倒了。

两个特派团之间的冲突

OpenAI的技术官Mira Murati曾在对话中提到一点:

当人们讨论到“OpenAI已经从一个纯粹的非营利组织变成了一个营利性公司”时,米拉·穆拉提谈到了重点:“关键是要保证非营利组织的使命不会受到影响。”

当被问及“与微软这样的科技巨头合作时,你认为你们的使命是一致的吗?”后来,米拉·穆拉提回答说,“他们同意这是我们的使命。”

有人说那不是微软的使命。米拉穆拉提回答说,“的确,这不是他们的使命。但让投资者真正相信这是我们的使命是至关重要的。”

OpenAI Inc是一个致力于人类安全目标的非营利组织。

但是微软包括OpenAI Global作为一个营利性组织,追求的是盈利。

所以像OpenAI这种结构奇特的组织,会和营利性组织微软或者营利性组织OpenAI Global发生冲突。米拉·穆拉提没有回答,如果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任务之间有冲突,谁应该服从谁?

其实这也是OpenAI目前面临的问题。盈利和非盈利这两个使命是冲突的,这个问题不会消失。只要OpenAI继续投入大量资金,继续发展人工智能,OpenAI就永远面临着“盈利”还是“非盈利”的问题。

之前萨姆·奥特曼给出的选择是“盈利就是为了非盈利”现在萨姆·奥特曼被踢出董事会,意味着OpenAI仍然需要在董事会的领导下平衡“非盈利愿景”和“商业属性”的关系。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