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黑莲花》下架后《李特助》遭限流,口红效应闯进影视领域

作者|曾宪宇

曾经在微信官方账号电路走红的咪蒙,在打入短剧领域后再次走红,但这一次监管重拳落下的速度更快。

日前,咪蒙团队制作的《黑莲花上位手册》因涉嫌夸大极端复仇暴力的不良价值观,混淆是非观念,被全网下架并禁止流传;该团队的另一部热门短剧《李特珠这么多娇》也因内容涉嫌色情和低俗而被禁流。

图片来源:Tik Tok截图

与此同时,中文在线旗下的ReelShort带着熟悉的恶霸剧、复仇剧、夫婿剧去了欧美。在苹果APPstore下载榜击败Tik Tok,夺得10月下载榜冠军,直接导致母公司中文在线(300364)股价飙升。SZ)。

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信息?短剧为什么突然火了?它的未来发展有多大空?

突然爆发的短剧市场涌入7万家企业

“我怀了总统的孩子。总统夫人,你得给我这个家!”

“我领导别人孤立我同事的时候,我把公司买了,让她去现在的站!”

“三年前,你抛弃了我去找另一个情人。三年后,我复仇成功,成了你的后妈!”

……

爆了吗?以上均出自热门短剧宣传片中最“赶马”的台词。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这类短剧成为国内短视频平台和点播剧app中最受欢迎的内容。咪蒙转战短剧轨道后的作品程度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没想到,这么一个短剧的收入竟然高的惊人:

“XX片24小时充值2000万!”

“XX剧首映48小时充值1500万!”

……

类似的收益“好消息”也频频出现。

图片来源:微博

短短一年时间,这种短剧风格已经跨越全国,开始“收割”欧美市场。

据《财经》报道。com,中国的短剧已经流传到欧美,中文在线旗下的ReelShort短剧APP已经高居苹果下载榜榜首,10月下载量225万,流水350万美元。

图片来源:有AppGrowing中国版密云。

点开ReelShort等类似app,首页充斥着“老板向我表白,霸道总裁爱上我”“穷女人被变成富家女复仇”“白人老公称霸傲慢庄园”等似曾相识的画面…简单粗暴华而不实却绝对抢眼。

随着ReelShort的爆红,中文在线(300364。SZ)在a股也从10月23日的12.01元/股飙升至11月20日的29.40元/股,近一个月涨幅高达148%!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截图

企业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有7.62万家短剧相关企业。近十年来,我国短剧相关企业注册量增速呈现持续正增长态势,短剧市场呈现繁荣景象。2020年,中国短剧相关企业新增1.19万家,同比增长101.59%,达到近十年来的增速峰值;2021年和2022年,中国短剧相关企业热度持续上升,注册量分别增长51.44%和3.43%,分别达到1.8万家和1.87万家。二级市场上,短剧概念股如掌阅科技(603533。SH)和王耀科技(002291。SZ)继续像中文在线一样受欢迎。

图片来源:企业查

Tik Tok和Aauto Quicker两大短视频巨头也深度参与了短剧赛道的布局,不少短剧也一举成功爆款。

比如Tik Tok平台的《逃离大英博物馆》,在Tik Tok平台有4.1亿播放量,微博话题阅读量高达8.77亿。Aauto Quicker的《我为什么回到十七岁》也成功破万,播放量4.9亿,累计话题阅读量25.5亿。Aauto Quicker在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披露,公司的短剧营销能力也逐步升级。2023年第三季度,星芒策划的短剧投资收益增长超过10倍。

图片来源:Aauto更快截图

另一方面,几个家长视频平台这几年一直在加短剧。

2018年,爱奇艺推出了垂直观看的短剧《生活终于对我下手了》,其他几个竞品也纷纷跟进。2019年,优酷推出短剧业务,2021年发布“抖音计划”和“好故事计划”,加速精品短剧规模化;b站2021推出“轻剧场& quot栏目;腾讯视频和芒果TV在2022年开始发力。

图片来源:优酷截图

随着众多流量平台的“资本入市”,促进了影视公司、MCN公司等行业的合作。与此同时,更多优质短剧涌现,带动了行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国联证券认为,2023年短剧市场规模将达到200亿以上,行业处于高速增长期。

很多行业的人才都转型做短剧,10秒一个“酷点”成了“职业规则”

制片人黄鹤说:“目前国内参与制作这类短剧的基本都是一些中小型电影制片厂、制作公司或者创业个人团队。据我所知,很少有大公司参与其中。”

黄鹤本人在2022年7月开始进入短剧轨道。一开始只是做编剧,后来逐渐发展到选角和制作。现在他的工作室已经开始签一些新演员,“量产”1-3分钟的短剧。

每个项目的时长不一,从一开始的25集左右,到筹备到拍摄不到10天。当时纯粹是试水,不知道效果如何。没想到第三天平台就反馈了,充值的人比预想的多很多。我们的信心一下子就来了,后来我们把内容扩大到了50集,60集。”

2022年,黄鹤参与制作的第一部短剧,税后终于拿到了50万左右,平均每集收入2万,但总共25集的制作成本不到5万。“这还包括所有道具、布景、场地、片酬、后期,可想而知有多简单。”

发现机会后,黄鹤开始涉足选角和制作,三个月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目前,他每个月都在制作各种短剧。

之前在一家影视公司做项目策划多年的黄鹤,曾经因为生意失败欠下了六位数的债务。结果黄鹤因为踩了短剧才得以“翻身腊肉”,现在已经还清了债务。

“我的很多同行以前都在影视、公关、文化公司工作,但这几年市场不太好,很多都陆续转向了短剧制作领域。”黄鹤说。

影视行业如何看待爆出来的无脑短剧?

一位曾经担任过国内头部影视公司总经理的业内资深人士说:“最近很多人真的在说短剧,我特意找了几家。”

据这位资深人士说,短剧的优缺点非常明显——优点:节奏快,比较好玩,接地气。缺点:表现夸张,画面粗糙,经不起推敲。

“如果是正规的影视制作领域,只要占领了以上任何一个短板,项目马上就死了!”然而,在观众早已形成观看短视频内容习惯,且平台会以播出完成率(而非内容)等特殊指标作为视频质量评价标准的当下,“以上优势足以让短剧生存空”。

类似的观点也在黄河得到了印证。黄鹤分享自己之前在星空卫视写过院线电影和电视剧的剧本。“过程太痛苦了,人物、情节、场景都需要精心挑选。”但是“没必要做无脑短剧,也没必要考虑什么逻辑关系、结构特点、人物走向,只要剧情看着刺激就行。

“不过,我们短剧里的噱头还是很足的。基本上10-15秒就有爽点了。有时候热搜上有争议话题,我们马上就用,比如彩礼,马宝,所以即使图片很简单,反馈也还不错。”

图片来源:知危险

黄鹤表示,短剧在收入上不同于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平台方不会采取预付款或买断,基本上是播放和流量分成。这也要求短剧“首要任务是让观众置身其中”,所以平台更看重噱头和吸引眼球,而不是质量。

“平台有这样的需求,我们不能反其道而行之。”

影视业的“口红效应”,低质量的短剧不会长久存在。

“无脑酷剧的火爆,证明影视业也在经历口红效应。”曾经就职于某著名影视公司,策划制作过上星多部电视剧项目的业内人士李先生如此表示。

“口红效应”是一种特殊的经济现象,意味着在经济发展放缓甚至下滑的时代,人们会放弃房子、汽车、奢侈品等高消费商品,将目光转向口红等相对廉价的商品。

一般来说,经济发展越快,口红效应越不明显,反之亦然。

李老师说:“以我2020年拍的电视剧为例。花了一年时间打磨剧本,又花了十个月确定投资,跟平台沟通,拍摄。到制作完成播出的时候,已经是项目开播两年了,整体投资9000万,还是在演员片酬下降之后。”

这种规模的时间和成本,在经济好的时候可能无关紧要,但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制作方、投资方、平台都感觉压力太大。”李先生说,他已经两年多没有接新的电视剧项目了。

“但是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观众对内容就没有需求了?从无脑短剧的火爆程度来看,显然不是。”李老师进一步分析:“无脑短剧的质量无法与正规电影或电视剧相比,但对于平台而言,其最大的优势是投入成本低、用户粘性高、广告收入大。”

“如果之前环境好,平台肯定会对无脑短剧嗤之以鼻,因为太掉价,看起来很低;;但现在环境变了,平台会优先考虑保证用户留存,而不是质量或风格。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脑短剧就是经济低迷时期闯入影视行业的‘口红’。”

如今,随着相关部门叫停咪蒙短剧的下架,关于监管锤是否会落入短剧行业的答案也日渐清晰。

“从我的经验来看,监管是必然的。”这位曾经担任影视公司总经理的资深人士说,“无论现在短剧有多红,它仍然是一个内容产品。只要是内容产品,必然会受到法律、政策和公序良俗的要求。”

“而且现在这个短剧的观众主要是年轻人。年轻人在工作之余用短剧缓解压力无可厚非,但如果没有引导,让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觉得我们的现实生活和世界就是这样,显然是有问题的。”

图片来源:CSM

“至少从我目前看到的短剧来看,我所经历的更多的是消极的、发泄的、复仇式的情绪宣泄,这完全违背了‘从生活过生活’的艺术创作规律,肯定是行不通的。”

在这个问题上,黄鹤的观点和她类似:“2022年初拍什么不忌讳,但不再允许崇尚金钱和狩猎的题材;就算拍平台也过不去,不然过两天就很快撤了。”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应该是咪蒙团队两部剧下架的信号。”黄鹤说,这个监管信号和网络电影、网剧、网络文学逐渐被纳入监管时的节奏差不多。

图片来源:Aauto更快截图

在内容创作领域,一切照旧——内容为王。用心创作、效果优秀的网络短剧优质作品依然受到市场的欢迎和支持;而不符合大众价值观,甚至对青少年价值观和行为规范有不良引导的无脑短剧,就应该像咪蒙的两部作品被下架或禁播一样,尽快从大众视野中消失。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