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轮到明星集体给小杨哥打工了

演唱会,头上有货主播的新标准。

作者|薛亚萍

编辑|赵金杰

“我要两张11.26小杨哥演唱会的连续票.”

在最近的社交平台上,类似于求票的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不明真相的人要问了,“小杨哥,是主播带货。他为什么要开演唱会?”

其实要上台唱歌的不是小杨师兄,他只是这场演唱会的发起人。近日,小杨哥在直播间宣布将于11月26日在合肥奥体中心举办演唱会。目前演唱会已经花费了3000万。申澈、王沉默、朴树、、、Twins等歌手受邀参加了这场演唱会。

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的一份业绩批准文件透露了更多信息。“小杨甄嬛粉丝节暨明星演唱会”于10月12日获批,主办方为安徽丽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演员13人,主要来自港台地区。

“好东西实惠,小杨选粉丝节明星演唱会相约合肥”。自小杨官方公布演唱会以来,小杨在选择社交账号后发布了詹雯婷、筷子兄弟、张信哲申澈等明星的宣传片。

除了砸重金请歌手,小杨哥甚至表示“3万张门票全部免费送”,来不了的也可以通过网络直播免费观看。获得免费门票的方式是通过小杨选直播间的购物抽奖,或者到“小杨选”微信小程序官方商城,通过会员储值赠送门票。储值3000可以赠送vip,充值5000可以赠送svip。

“在直播间,我从100块钱买了个东西,最后中了票。”在合福工作的上班族陈静(化名)连续四天在小杨镇的直播间里获得了一张贵宾票。当她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拍照时,许多网友问她是否要出票。

有需求就会有黄牛。就在最近,小杨哥在直播间里说,他炒了几个倒卖门票的工作人员。一位黄牛说,最近几天有很多人来问小杨哥哥演唱会门票的事。社交平台上到处都是倒卖、要票的帖子。

在一些二手交易平台上,一张svip(最佳位置)的门票价格卖到740元。

明星集体带货给主播打工的场景之前已经上演过很多次了。【/s2/】四年前,Aauto Quicker主播辛巴在鸟巢举办了一场免费门票的演唱会,顺便举办了一场婚礼。包括成龙、张柏芝和邓紫棋在内的四十二位名人被邀请参加晚会。当时有消息称辛巴为此花费了7000万元,但事后辛巴澄清这个数字是3000万元。

辛巴之前,微信业务教母张庭早在2017年就在南京开了演唱会。当时,已经建立了TST品牌的张庭邀请了张信哲新澈、汪东城、张韶涵等人上台表演。

邀请明星开演唱会,逐渐成为头上有货主播的新标配。

主播带货请明星开演唱会的风潮,最早是由微信业务的教母张庭发起的。【/S2/】2017年,张庭创立TST品牌后的第四年,在南京奥体中心举办公开演唱会,邀请了张信哲申澈、汪东城、张韶涵、魏晨等歌手演唱。

在当天的演唱会上,瑞阳的张夫妇盖过了歌手们。在现场,林瑞阳与观众中的粉丝互动。他在舞台上自称“大哥”,台下的粉丝则高呼“大哥你好”。林瑞阳说“老大哥想你了”,但观众欢呼不断,比明星的声音还高。

两年后,接替张庭的辛巴耗资3000万在北京鸟巢举办了一场免费门票的演唱会,邀请了包括成龙在内的42位明星登台演出。据辛巴直播,仅成龙出场费就高达6700万元。

当时成龙在中间唱《国》这首歌,一个小和尚在表演结束后翻身空时不小心踢到了成龙的肩膀。事后#成龙被陪同的小和尚踢了一脚的话题也在微博中被搜索到,成龙甚至主动发微博向小和尚道歉,说自己做错了。

尽管如此,成龙还是没能偷到辛巴和他妻子楚薛瑞的很多镜头。两人将演唱会变成了婚礼现场,歌手胡海泉担任婚礼司仪,张柏芝亲自送礼物。

2020年10月,辛巴趁热打铁举办了第二场演唱会。这场名为“2020谢谢侬”的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受邀歌手包括胡彦斌、张信哲申澈和戴蒙德。这场演唱会的门票还是免费的,现场也没有赞助广告。除了线下观众,还有2145万观众通过直播观看了演唱会。

当时辛巴在Aauto faster有6500万粉丝,粉丝数量一年增加3000万左右。除了明星演唱,辛巴和他的管理团队的其他三名成员也在舞台上表演了歌曲“永不离开”。歌曲高潮时,这四个人直接面对观众,跪下将气氛推向高潮。

前几年辛巴的“818演唱会”都没有如期举行,但今年有重启的迹象。辛巴在最近的一次活动上谈到演唱会时说,“演唱会只会迟到,不会来,因为现在你在杭州,你要全力支持运动会,运动会结束后玩得开心!”

就在最近,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辛巴说今年12月要在杭州开演唱会。“现场会有六万人,不卖货。大家会多宣传,这也是新轩对社会的一个报告。票出来就给你,因为有人值得看,不能剧透。”他还表示,大部分门票会给购物粉,还会邀请一万个不知道新轩的人,比如其他平台的网络名人。

辛轩也表示,“目前看来会做,但最后会不会落地还是未知数。”

无论是辛巴豪为了一场演唱会砸3000万,还是小杨哥为了一个明星花3000万,这些头上带货的主播都不是在亏本赚钱。

在今年演唱会如此紧俏且一票难求的情况下,为什么有货的主播还坚持以免费送票的形式举办演唱会?

一方面,演唱会流量可以直接转化为直播的商业利益。辛巴2019年第一场演唱会,下半场直接提货,一个半小时就卖了1.3亿。其中,一款69元起的自研口红卖出了50万份,打破了口红销量的行业纪录。按照3000万的成本核算,辛巴不仅没亏,还赚了1亿左右。

当时辛巴在Aauto Quicker的粉丝在3000万左右,而小杨现在在Tik Tok的粉丝大概是1.2亿,他也多次创造过亿的销售额。如果他选择在演唱会期间现场带货,小杨可能会获得比辛巴过去更高的经济收益。

另一方面,演唱会成为了一种新的营销手段,主播们用它来宣传和营销自己,寻求更大的经济利益。

中国数实融合50人论坛智库专家洪勇表示,演唱会已经成为直播主播带货的营销手段。举办演唱会可以吸引更多观众和粉丝的关注,提升主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其粉丝群,吸引更多人购买其代言或推荐的产品。

对于张庭和辛巴来说,他们举办的并不是一场纯粹的演唱会,演唱会前后的“商业”元素才是重头戏。

在张庭举办的演唱会也被称为“经销商大会”。据相关媒体报道,在演唱会现场,TST经纪人含泪“现身”,讲述他们“遇见TST,被改成人生巅峰”的故事,以此来影响更多人的加入。一年后,TST公司上海达维贸易有限公司2018年销售额突破80亿元,成为当年上海青浦区纳税冠军,其中当年前十大代理商贡献了3亿元。

辛巴的演唱会也是一场动员大会。2019年首场演唱会后的双十一,辛巴创下了22亿元的销售额。同年,辛巴家族在阿奥特莱斯为GMV贡献了近30%的股份。辛巴成为了维娅和李佳琪旁边的超级主播。2020年第二场演唱会,辛巴不仅发布了双十一计划,还为双十一制定了60亿元的新销售目标。当年辛巴实际销售额88亿元,一年翻了两番。

有张庭和辛巴在前面,即将开演唱会的小杨哥哥,无论是通过线上直播带货,还是通过演唱会营销推广自己,都会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演唱会的名字“肖央甄嬛粉丝节暨明星演唱会”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暴露了肖央的一些小心思,那就是为了推广自己的品牌“肖央甄嬛”。今年年初推出后,自有品牌“小杨甄嬛”半年销量已突破1000万单。不满足于线上销售的小杨哥甚至萌生了布局线下门店的想法,希望在“产品越来越多”之后布局线下门店。

演唱会还没开始,小杨哥已经提前收获了一波流量。微博话题#小杨哥演唱会花费超3000万#已经有3.5亿阅读量,10多万互动,#小杨哥回应员工卖演唱会门票# #小杨哥演唱会门票只送不卖#等话题也出现在微博热搜。

“直播间演唱会门票”也已经提前给小杨选好了,增加了商品收入。根据大多多的数据,小杨的直播间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卖出了25-50万件产品,总销售额为750-1000万元。9月份这个数字是10-25万,销量是250-500万。

明星为主播打工的背后,离不开近年来直播经济的兴起。

当外界还在惊叹一个明星一天能赚208万的时候,一个十亿的直播一天能赚2000万,几乎是一个明星收入的十倍。

因模仿鹿晗而在网上走红的“鹿哈”凌代尔,今年收入500万,被外界调侃为“赚得比鹿晗还多”。

在“鹿哈”之前,很多明星都曾希望能下台亲自带货,分一杯羹这一波红利。但是带货直播不一定要出名。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将有约500位明星进入直播间,但4年后,明星主播纷纷翻盘退出,刘涛、李想、陈赫等一大批明星退出直播带货。

现在的明星都是选择头上带货进主播的直播间,或者被请上台唱歌,不过是工作方式不同罢了。雇主从原来的品牌变成了带货主播。明星们除了赚到可观的钱,还不用承担直播翻车的风险,也不用花时间和精力去深耕一个自己不熟悉的新领域。

今年6月,在某主播工作室做客的张雨绮,因一句“我连一双699的袜子都买不起”引起公愤,但对于不以直播为生的她来说,影响并不大。不再囤货直播的陈赫也在今年年中出现在小杨哥的直播间吃鸡爪,黄晓明也出现在小杨哥的直播间囤货直播。

主播付钱给明星干活,明星给主播流量。演唱会成了双方双赢的阴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