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名OpenAI员工发联名信:董事会走,Sam留!

据外媒Wired报道,当地时间周一,500多名OpenAI员工签署了一封公开信,以集体辞职威胁撤销OpenAI董事会,并恢复萨姆·奥特曼的首席执行官职位和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的总裁职位。

信中写道:

“你解雇萨姆·奥特曼并将格雷格·布罗克曼从董事会除名的过程已经危及了所有这些工作,破坏了我们的使命和公司”

你解雇萨姆·奥特曼并让格雷格·布罗克曼离开董事会的做法危及了所有这些努力,破坏了我们的使命和公司。)

“你的行为表明你没有能力监管OpenAI . “

你的行为已经表明你没有能力监督OpenAI。)

在员工的压力下,硅谷凌晨5点,“龚都”漩涡中心的另一个主角伊利亚·苏茨基弗(Ilya Sutskever)终于在X:

我对自己参与董事会的行为深感后悔。我从没想过要伤害OpenAI。我热爱我们共同建立的一切,我会尽一切努力让公司重新团结起来。

有趣的是,在联名信的签名者中,伊利亚·苏茨基弗的名字也被包括在内。

伊利亚·苏茨基弗的X推特

这篇文章也得到了萨姆·奥特曼的称赞和转发。

当然,这并不是奥特曼今晚给OpenAI员工的第一个赞。

在午夜回复了微软CEO塞特亚·纳德拉的官方推特后,他连续给7名OpenAI员工发了文点赞,这些人都说了同样的话:Open AI没有它的人就什么都不是。

这大概是为了感谢发起联名信的主要玩家。

从奥特曼的X动态来看,他应该是熬夜了,除非AI在夸他。

萨姆·奥特曼的X,截图时间是当地时间凌晨1点半左右。

三天时间,奥特曼,OpenAI宫斗主角,反复推了几次。X上的心路历程大概就是,震惊和难过——愤怒的反击——冷静的面对——接受新的工作。

今天,距离ChatGPT上线一周年还有10天。ChatGPT的创造者们正在围绕这个不到一岁的AI发动一场“政变”。

随着微软纳德拉官方公布奥特曼的行踪,OpenAI的宫斗剧终于有点“尘埃落定”了。但这封联名信的发表,似乎有改变风向的可能。

但是,对于目前的结果来说。对时间中心各方都是双赢。

首先,在赶走奥特曼后,苏茨基弗和许多与奥特曼意见相左的董事会成员几乎肯定会重新分配权力,以更好地完成“确保AI造福全人类”的使命。

其次,对于奥特曼来说,任务还在继续。到微软后,他很可能成为新部门的“独裁者”,从而以“加速”思维领导AI研究,推动整个AGI领域的发展。

第三,微软成为最大受益者。微软虽然持有OpenAI大量股份,但并不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谷歌已经整合成立了Google DeepMind,优势明显。那么对于微软来说,奥特曼是后来居上整合AI研究中心的关键人物。

最后,对于OpenAI的所有投资人来说,他们很可能会得到一个更可控的职业经理人。

然而,这些高管们却乐此不疲,只有OpenAI本身在流血。

很多意识到这一点的员工也坐不住了。

“我吃吃瓜,怎么变成劣势了!!!”

外媒Wired报道的联名信内容如下:

OpenAI的董事会,

OpenAI是全球领先的AI公司。我们,OpenAI的员工,开发了最好的模型,并将该领域推向了新的前沿。我们在人工智能安全和治理方面的工作塑造了全球规范。我们制造的产品被全世界数百万人使用。直到现在,我们为之工作和珍惜的公司从未处于更强的地位。

你解雇萨姆·奥特曼并把格雷格·布罗克曼从董事会除名的过程已经危及了所有的工作,破坏了我们的使命和公司。你的行为表明你没有能力监管OpenAI。

当我们意外得知你的决定时,OpenAI的领导团队迅速采取行动稳定公司。他们认真听取了你的关切,并试图在各方面与你合作。尽管多次要求就你的指控提供具体事实,但你从未提供任何书面证据。他们也越来越意识到你没有能力履行你的职责,并且在谈判中缺乏诚意。

领导团队建议,最稳定的前进道路——最有利于我们的使命、公司、利益相关者、员工和公众的道路——是你辞职,成立一个合格的董事会,带领公司稳步前进。

领导层与你一起夜以继日地寻找双方都满意的结果。然而,在你做出最初决定的两天内,你又违背公司的最大利益,更换了临时首席执行官米拉·穆拉蒂。你还告诉领导团队,允许公司被摧毁“将与任务相一致。”

你的行为表明你没有能力监管OpenAI。我们无法为那些缺乏能力、判断力以及对我们的使命和员工缺乏关心的人工作或与之共事。我们,签名人,可能选择从OpenAI辞职,加入新宣布的由萨姆·奥特曼和格雷·布罗克曼运营的微软子公司。微软向我们保证,如果我们选择加入,这个新的子公司将为所有OpenAI员工提供职位。我们将很快采取这一步骤,除非所有现任董事会成员辞职,董事会任命两名新的首席独立董事,如布雷特·泰勒和威尔·赫德,并恢复萨姆·奥特曼和格雷格·布罗克曼的职务。

OpenAI要分手了?

很多人对OpenAI的未来持悲观态度,甚至认为这可能会直接导致OpenAI的解体。

图片来自网络。

事实似乎证实了这种猜测,奥特曼正准备带走一些忠诚的员工。

奥特曼凌晨表扬的7名员工包括:米拉·穆拉提;,才当了一天CEO的首席技术官;首席运营官布拉德·莱特卡普;;杰森·权;,首席战略官;约书亚·阿奇姆;,安全团队的研究科学家;产品设计玛蒂·西蒙斯;;切尔西·塞拉·沃斯;,软件工程师;安吉拉·江,全球事务部的一名工作人员。

就在前一天,11月19日,萨姆·奥特曼发了一个X,上面写着:我太爱openai团队了。

这个X发出不到一个小时,就吸引了数百名OpenAI员工,包括临时CEO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和首席运营官布拉德·莱特卡普(Brad Lightcap)。

只是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条“爱的”推文是奥特曼回归的信号。当时有外媒报道称,OpenAI的一位主要投资者透露,他们有信心在周末结束前解散董事会,让萨姆·奥特曼和格雷格·布罗克曼复职。

结果没过多久,奥特曼和布罗克曼就正式宣布在微软就职了。

其实这条推文的正确解读应该是:如果我开始或者去一家新公司,我很爱我的老团队,欢迎你。这种核心员工离职的危机并不是OpenAI第一次面对——上一波员工离职造就了OpenAI最强的竞争对手:Anthropic。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事件之前,OpenAI似乎正在进行一项出售员工所持股份的计划。华尔街日报9月份报道称,OpenAI正在与投资者讨论出售股份,并允许员工出售自己的股份。在这个过程中,该公司的估值被推高至900亿美元。

奥特曼离开后,这些股票的价值,甚至是否有机会卖出,都被打上了问号。

新CEO是临时叫来的?

在纳德拉宣布奥特曼将加盟微软后的一个小时内,OpenAI新任CEO埃米特·希尔(Emmett Shear)也发了一条新推文。

埃米特·希尔的新推文(部分截取)

他在里面说:在接受这份工作之前,我检查了这种变化背后的原因。董事会“没有”(强调)因为任何具体的安全分歧而解雇山姆,他们的理由完全不同。如果没有董事会的支持,让我们优秀的模式商业化,我还没有疯狂到接受这份工作。

同时,他表示,他对未来一个月的工作有以下计划:

-聘请独立的调查人员彻底研究导致这一切的整个过程(作者注:OpenAI的情况),并生成一份完整的报告。

-继续与尽可能多的员工、合作伙伴、投资者和客户交谈,做笔记并分享要点。

-根据最近的营业额,改革管理团队,使其成为给客户带来成果的有效力量。

新CEO目前的工作目标似乎主要集中在:先搞清楚OpenAI为什么“吵架”,再想办法留人。

但现在看来,在500多名员工的联名信压力下,新CEO可能没有机会以open ai CEO的身份走进公司调查此事。

埃米特·希尔(Emmett Shear)是亚马逊直播平台Twitch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自2011年以来,他还担任风险投资公司Y Combinator的兼职合伙人,与奥特曼来自同一家机构。

对于AI,Emmett Shear与OpenAI的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有着相同的担忧。在9月份的一次播客采访中,他公开表示AI有一天可能会毁灭人类,但他认为这种情况应该在1000年后才会发生。

但他与OpenAI的交集似乎仅限于此。

有意思的是,直到当地时间11月19日凌晨,他才知道自己将出任OpenAI的CEO。

埃米特·希尔(Emmett Shear)在她的新推文中说,她正在家里照顾她的宝宝,接到一个电话说,“我们有一个黄金机会邀请你担任OpenAI的首席执行官。你来吗?”

埃米特和家人商量了几个小时后,最终同意了这个邀请。不过他也表示,自己目前只是一个“临时工”。

这样看来,挽留奥特曼的决策者是有诚意的——毕竟连替代CEO都还没找到。

艾美特应该是董事会或者投资人不错的选择。

2023年初,埃米特因为想回家而辞职,维持着一个非常顾家、人畜无害的“爸爸”形象。

《纽约客》9月刊登的伊丽莎白·魏对奥特曼的采访中,奥特曼的收获评价是:伪装成好人的帝国主义者。

真的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吗?

对AI安全的担忧和对扩大公司利润的争论是OpenAI对政变的官方解释。

在罢免CEO的官方博文中,OpenAI董事会直接批评萨姆·奥特曼“不诚实”,他们还强调了OpenAI的使命:“确保AI造福全人类”。

资料显示,在OpenAI发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伊利亚在11月19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告诉OpenAI员工:你可以把这次行动称为“政变”,但我不认同这一点。这是作为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的责任,确保OpenAI建设AGI造福全人类。

这是无心之言吗?

在2023年年中的致远大会上,奥特曼连线了北京致远人工智能研究院董事长张宏江。张宏江问奥特曼是否有开源GPT的计划。奥特曼回答:GPT不会开源,但OpenAI可能会推出不一样的开源LLM。

一个非营利组织关闭了它的研究成果,这与OpenAI在2015年发表的博文相悖。博文名为“OpenAI简介”,内容如下:

“我们希望将OpenAI发展成这样一个机构。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我们的目标是为每个人创造价值,而不是股东。我们将强烈鼓励研究人员发表他们的工作,无论是论文、博客文章还是代码,我们的专利(如果有的话)将与世界共享。我们将与许多组织中的其他人自由合作,并期待与公司合作研究和部署新技术。”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伊利亚·苏茨基弗(Ilya Sutskever)和开放艾(OpenAI)。奥特曼的名字不在作者之列。

此外,OpenAI的投资者不仅包括微软、红杉资本、Andreessen Horowitz、Thrive和K2 Global等风险投资公司,还包括一位早期捐赠者彼得·泰尔和他的基金Founders Fund。

除了奥特曼和布罗克曼,彼得·泰尔是唯一一个仍然和OpenAI保持联系的早期捐赠者。

资料显示,彼得·泰尔和奥特曼已经合作很久了。奥特曼早期创立的风险投资基金联氨资本(肼Capital)中,就有彼得·泰尔的基金。这位与埃隆·马斯克和雷德·霍夫曼同为PayPal部门的早期捐赠者,并没有在“确保AI造福全人类”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彼得·泰尔投资的一些企业与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有很深的联系。其中包括数据分析软件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该公司被广泛用于情报、监视和军事目的。CIA的风险投资部门In-Q-Tel也是Palantir的投资者之一。

该公司的软件用于支持美国情报和国防部门的行动,包括跟踪恐怖分子和其他威胁。Palantir还与联邦调查局(美国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和其他政府机构合作,其业务涉及许多安全、监视和反恐任务的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和监视技术。

这听起来不像是“非营利组织”,似乎也不安全。

硅谷大佬怎么说?

三天的战斗也吸引了一群硅谷瓜。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到处对此事做出积极评价。

在纳德拉的官方推特下,马斯克调侃道:现在他们将不得不用团队了!(现在他们必须使用团队。

在一条推文下,“Open正在减速。× Al正在加速。”,马斯克回答:xAl正在燃烧凌晨4点的石油LFG!!!XAl在深夜努力工作,很有动力,很热情!),LFG也可以翻译为“寻求一个团队”。

与奥特曼一起参与美国国会质询的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表示:无法想象董事会是在真诚地行事,并带着合理而严肃的担忧。

英伟达高级人工智能科学家吉姆·范(Jim Fan)在推特上写道,OpenAI直到周五都是不可战胜的。现在,微软将在大约9个月后完全拥有内部的GPT-4。

“我认为毫不夸张地说,人类的进程在2023年11月20日发生了突然的、根本性的变化。这根本不是政变的目的吗?对吧,克利皮?”他还不忘逗逗Office的大眼回形针clippy。

您可能还喜欢...